凉生

尘归尘
土归土
宇宙即伊甸

 

【Spirk】向死而生

向死而生


弃权声明:我不拥有他们任何人

warning:Jim T Kirk中心/镜像sk/独眼!Bones  骨头形象参照AOS镜像漫画/Spirk性格参照TOS镜像(WITHOUT beard!)


Jim. T. Kirk是个混蛋。这是连Kirk本人都不会反驳的事实。

他善于并且热爱触及身边人的底线,少年时期他一次又一次地激怒Frank只是为了测试Winona在他和Frank中会选择谁,但当Winona一次次抛下他和Sam奔向太空的时候,他便知道Winona不爱他,就像Frank厌恶他一样的事实一样。

于是他开着Frank的古董车冲下悬崖,与死亡擦肩而过的兴奋感带来迅速增加的肾上腺素,从车里飞身而出的那一刻他的心脏因为快乐而疯狂跳动。他从死亡中获取生命的养分。

逃离爱荷华之后,他对触及别人底线或触碰陌生人逆鳞的热爱与日俱增,刚开始这种热爱会为他带来一顿胖揍,但是渐渐的,被揍的一方改变了。他还是会挨打,但他会保证对方比他伤得更重。

Bones是他逃家之后遇到的第一个朋友,他依旧无限次地试探对方的底线,他把自己卷入各种各样的麻烦,他让身上的器官几乎无一完整。只是这一次睁开眼,他等来的不是敌人的拳头,而是Bones的无针注射器和对方唠叨不停的说教。

“我保证我下次不会再这么做了。”他缠住Bones握着针管的手臂,一双蓝色的大眼睛在盯着医生唯一的眼睛,他知道如何利用自身优势得到自己的想要的,Jim. T. Kirk不只是一个有着诱人脸蛋的白痴。

一开始Bones一个人承受着他一刻不停的作死,直到他成为了进取号的舰长。现在他有一船的人来折磨了。

他的瓦肯大副Spock是这中间最有趣的,这位被帝国舰队训练出来的瓦肯人仍保留着瓦肯人的正直和忠诚,Jim时常为他能完整的生存在这艘船上而感到惊讶。

但是就连这位瓦肯人也有失去理智的时候,这通常是Jim把自己卷入麻烦的时候,大多数时候他只能从船员处听到关于瓦肯人失去理智时的描述。比如Chekov用带着浓重口音的英语讲述Spock如何折断了一个克林贡人的脖子,在他被对方的武器击中胸口的时候;再比如Bones揉着自己淤青的手臂抱怨为了把昏迷的他从Spock怀里挖出来,他几乎被半瓦肯人摔到墙上的时候。

Jim发现Spock狂野的一面让他着迷,他太过于喜欢Spock充满逻辑时的模样,而他却拥有让对方认知到自己人类一面的能力。他乐此不疲地把自己卷到各类斗争中去,只为了看到Spock拥抱他时的眼睛里燃烧着的火焰。

后来他发现他可以通过更愉悦的方式来点燃半瓦肯,比如说他的舌头。这源于他正直的大副即使身处pon farr期马上就要毙命也不愿意伤害他。

“干我。”他浑身赤裸地站在Spock的房间,“This is an ORDER.”

他在Spock冲上来拥抱他的时候第一次体会到瓦肯人的三倍力,他被揉碎在对方的怀抱里,Spock的牙齿撕咬着他的嘴唇,冲撞进入他的身体。

他觉得哪里都疼,他猜哪里都在流血。

他舔掉自己蹭在Spock脸上的血迹,反击似的把自己的舌头伸入对方的口腔,Spock皱了皱眉,充满占有欲地将手掌按在了他的喉咙。

只要Spock稍微用力他就会窒息死去。就像无数次出任务一样,连做爱他也接近死亡。

他毫不在乎地靠近,把颈部最脆弱的地方送到Spock掌下。

Jim. T. Kirk,向死而生。


END



  59 5
评论(5)
热度(59)

© 凉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