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生

尘归尘
土归土
宇宙即伊甸

 

【Larry Stylinson】冬夜

*来自我这两天在深圳被冻出生理泪水每天还要睡在又冷又硬又没有可爱的英国男孩暖床的宿舍床上的怨念



英国的冬天通常不会这么冷。

Louis裹紧身上的风衣,把围巾在脖子上缠了三圈。围巾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Louis心想他是他出道以后人生第一次出现在公共场合一个小时还没被人认出来。

当然也或许是天太冷了,他想,每个人都躲在有茶和壁炉的屋子里,大街上才会这么空闲。

反正也没有人等我回家,他又想,却还是加快了步伐,迈进了房门把寒冷关在门外。

房间里和室外几乎没有温差,即便已经习惯了这样一个人的冬天,他还是会想念曾经有人拱到他怀里的夜晚。Louis给自己泡了一杯热茶,坐在炉火前发了会儿呆才有了起身脱掉外套去洗澡的勇气。他洗了一个战斗澡,换上了对于这个天气来说太过单薄的睡衣,准备钻进自己冰冷的被子。

然后他发现事情不太对。

虽然他的被子还像一周前离开时那样以奇怪的形状耸立着,但他很确定里面藏着什么正在辐射热量的物体。Louis凑近,看见几缕卷发从被子的边缘钻了出来。

Louis的手因为寒冷和兴奋颤抖了起来,他掀开被子的一角钻了进去,突如其来的寒冷让被子里的人颤抖了一下。

“Lou…”Harry轻车熟路的钻进了他的怀里,他的卷发蹭着Louis肩上裸露的皮肤。

就像他们没有分开就一样,就像他们没有半年未见过一样,就像自己没有固执地不给对方发短信一样,就像从前的每一个冬夜一样。

Louis的手抚过Harry的头发,当时Harry剪掉这一头长发的时候他和十二三岁的小粉丝一样闷闷不乐,直到Harry滚进他的怀里承诺他会再次留长的。

“骗子。”Louis把嘴唇贴在Harry的额角喃喃自语道,这些年Harry的头发不仅没有养长还越剪越短。

但我也是个骗子。Louis接着想,久违的Harry的洗发水味道让他的眼睛都酸涩了起来。他告诉Harry他不会因为休团而不联系他,他不会不回他的短信,他不会逃开和他相关的问题,但是他食言了。

Harry的手臂从身侧移到了胸前,他整个人像个婴儿一样蜷进了Louis的怀里。Louis露出一个微笑,突然想到窝在他胸前的这个男孩已经快要24岁了。

他把嘴唇凑到Harry的耳边,他想说提前祝你生日快乐,他想说新的一年我不会再对你说谎了,他想说我想你,但最后却在对方的耳边落下一个亲吻。

“有你的冬天很暖和。”他轻声说。


END




  33 2
评论(2)
热度(33)

© 凉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