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生

尘归尘
土归土
宇宙即伊甸

 

【凯歌衍生】【台韦/诚台】好梦如旧

好梦如旧

★本来打算写个明台×方孟韦走向的结果写着写着就偏到诚台去了QAQ 所以大家大概将就看着吧,我是来还上次求文时承诺的那个梗的。也可以理解是方孟韦和明诚一个是朱砂痣一个是白月光。



戴上与他大哥相似的一副眼镜,他游走于光明黑暗两面,如他大哥曾做过的那般虚与委蛇。

初来这里时,明台着实有些不习惯,北平的冬天与上海湿润的冬日不同,仿佛要榨干人们身体里最后一缕暖意。

但有些事情还是不变的。

明台从未想过这世上会有如此相像而又不同的两个人,方家小少爷明眸皓齿,眼底光芒一如十年前的自己。

方孟韦笑起来和阿诚很像,就连他们琢磨坏点子时的神情都一模一样。但他们终究不是一个人,明台早就该意识到的,从他唤出的一声无奈又略带疼爱的“明台”被充满尊敬之情的“崔先生”取代时开始。

即使戴着明楼的眼镜,明台想他也永远做不到像大哥那样水袖轻飘般自如,他总是在不停的提醒自己。

明诚已经死了,活下来的是方孟韦。





北平下雪了。

上海不太下雪,即便是下了也积不起来,但北平的雪却是立体的能一片片数地清的,方孟韦为他倒上一杯茶。

对方看他一身素缟,想问又不敢问。明台何等聪慧,如何不懂对方心思,只是此刻,有些话却不想解释了。

一袭白衣祭故人。

他仍记得多年前的那次计划,一场注定失败的袭击,一个必须死去的人,要赢这场仗,总要有人赴死。

但那不该是明诚。

明台曾经无数次想过如果那晚他坚决抗议这次行动会怎样,他或许会被处分,被革职,但是明诚会活下来。

“我们所有人都能死,唯独你的兄弟不能死吗?”

他扬起头还想反驳,明诚却按住他的肩。

他说:“我去。”

于是明台就输掉了这场争论,也输掉了明诚。

那夜的雪和现在的一样大,那夜的人却不是眼前的人。

方孟韦侧过头看窗外的雪,唇角的笑意,竟有些像他。





人民的战争还在继续,但明台的战争已经结束了。

但他还不想闭上眼睛,方孟韦跪在他身旁,眼睛红红的。

这是一双清澈的敢于直视黑暗的眼睛,而他记忆中明诚的眼睛总是深不见底,就连笑意也无法蔓延至底。

他不畏惧死亡,因为明诚会在那里等着他,但他也想活着,因为方孟韦在这里。

明诚,方孟韦。

关于两个人的记忆片段夹杂在一起,拖着明台往混沌深处走去。

方孟韦伏下身子,听清了对方口中呢喃着的最后一个词。

“阿诚哥。”





这是方孟韦第一次见到崔中石的所有物件。

他的目光最终定格在一张泛黄的老照片上,照片上年轻许多的崔先生勾着另一个年轻人的肩膀。

那是一张与自己极其相似的脸。

照片背面是他熟悉的崔中石的字迹,写着几个字。

明台与明诚。

而后明诚两个字又被划掉,被另一个显然不同的笔锋写上了“阿诚哥”三个字。

就像幼童闹变扭般的可爱。

方孟韦眼前已是一片湿润,那么崔先生,也一定见到他思念的人了吧。

若长相守不过你拈花我把酒,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END】

  85 10
评论(10)
热度(85)

© 凉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