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生

尘归尘
土归土
宇宙即伊甸

 

【诚台】新柳

新柳





接到上海站发过来的三重加密的电报时,明台心里一阵紧张,但他听从命令取来的东西却平凡到甚至不用加密运输。

那是一本相册,是他印象中大姐时常翻阅的那本相册,照片上大多是自己和大哥或动态或沉静的样子,明诚的身影只是偶尔出现在照片的一角。

他翻到相册,每一张相片都是一段鲜活的回忆,忽然一根柳条从翻动的书页中落下,明台的目光骤地全部聚集到这株柳条上了。

某段记忆在脑海中一遍遍播放。

那是他曾在写给明诚的一份信中提到的,战火无眼,若是有一日牺牲,可有悔意。

写时不过是怀了几分怀疑,想要试探些真假罢了。明诚在给他的回信中却是字字恳切:“死得其所,了无牵挂。只缺了一枝柳芽,若来日我殒命,愿你可在衣襟上别上一枝伴随我岁月中风化。”

明台颚首,本以为玩笑之语,对方却处处入心,他们这样的身份,即便是牺牲了,也不能留下墓碑好好安葬。来过,走了,原不会被人记得。

原本碧绿的柳枝在长途跋涉后已渐渐转向青黄,在明台眼中却是着实刺痛了他的神经。他站起身,在屋中踱步,最终停下来,将柳条别在他的前襟。





北平长不出柳树,但所有认识崔先生的人都知道,无论寒暑,对方的前襟都别着一枝柳芽。

虽然已经因岁月而紧紧变得暗黄,这根柳枝依旧挺拔如新生。

也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崔先生看向柳条时的眼神温柔缱绻,如同注视他的爱人。





枪响。

男人倒在血泊里,他的鲜血将他胸前的柳枝染成艳丽的红色。

他还带着温热的指尖触摸着这段柳枝,渐渐混浊的眼神中投射出对死亡的期翼。

他滚动了他的喉咙,发出最后一声呢喃。


-阿诚哥,我来找你了。


END


悄悄问一句打算写方孟韦和明台的故事应该打什么tag?


  44 4
评论(4)
热度(44)

© 凉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