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生

尘归尘
土归土
宇宙即伊甸

 

【诚台】烟火

烟火


明台从小便爱热闹。

大上海的夜晚,即便在战火也依旧五光十色,明公馆一墙之外便是上海最繁华的马路,歌声笑声络绎不绝,当然这其中有时也会夹杂着枪声。

明公馆的顶层有个小平台,每个除夕,一家人都会聚在一起放鞭炮。

明台十二岁的时那个除夕夜,明诚也加入了他们,他站在远处,看着明镜姐弟三人嬉笑着点火放炮,努力把自己缩成黑暗中的一个不起眼的小点。

还是明台看见了他,立刻就抛下大哥大姐硬是要拉他一同去放烟花。彼时明镜正在给兄弟俩发红包,明诚试了试没能挣开明台紧握着的手,低着头站在这一片欢好的气氛中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来来来,发红包了。阿诚也有的。”明镜将红包递到他手中的时候他有些恍惚,脱口而出一声大小姐。

明镜立刻便显得有些不乐意:“都说了以后你就姓明了,莫非是不愿意叫我一声大姐了?”

一旁的明台也配合的摇了摇他的手,明诚极力遏制住自己的情感不让它决堤,他低下头,用有些哽咽的声音说道:“大姐大哥,谢谢。”

明镜露出了满意的表情,明楼也顺着他的称呼叫了一声弟弟,几乎是没顶的感动让他不知该做些什么,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好在明台此刻已跑到远处叫着他的名字。明镜点了点头,他便向小少爷的方向奔去。

“阿诚哥!我要放这个烟花!”明台被明镜裹得像个团子,他变声期的声音融化在围巾里,倒是化去了平日里的棱角,变得软糯起来。明诚看着他一脸兴奋地看自己给鞭炮点了火,又拉着自己窜到一旁。

明台此刻正紧张的注视着闪着火星的引线,烟花升空的那一刻,他转过头正想和明诚分享此刻的喜悦,却被一双温热的手轻轻捂住了耳朵。

明诚站在他身后,眼底的光芒比烟花更绚烂。

十二三岁的少年,也是渐渐懂些男女之间情愫的事了,明台却隐隐约约觉得,平日里收到女生们各类的情书礼物甚至当面表白时的感受,都比不上此刻

明诚的掌心接触他耳廓所带来的悸动。

一同长大,明台从小黏人,爬到明诚身上床上去的次数早是多得数不清了,甚至坦诚相见也有,他亦从未觉得不妥,只是此刻,却是不同的。

“阿诚哥——”

“鞭炮声太响,别伤了耳朵。”对方温声道来,眼底含着默默温情。

明台把自己的脸藏在厚厚的围巾里,撒娇般地蹭进明诚怀里,遮住自己通红的脸。

身后一双手臂环住了他,明诚低下头,他呼出的气息在寒冷的夜里化作白雾缭绕。

他的唇落在明台的耳边。

“新年快乐,我的小少爷。”



1951年,伦敦。

哪里都有华人街,明诚看着周围蔓延无边的中国红,即使寄居国外,每个中国人都想过一个中国年。

明诚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个新年夜以及那个窝进他怀里的少年,大姐走后,明楼去了法国,明台也去了北平继续他的卧底任务。

明诚一次又一次看着生命那些美好的东西突然出现在他的生命中,又突然离开,想留却留不住。

他常常想起那天夜里明台闪着异常光芒的脸,想起他握住自己的手。

他一向是喜欢明台的。


背后有目光炽热如火,明诚回过头,人潮中他的小少爷立在万千流光下,漫天星辰都向他倒下来。

明台成熟了,他不在向从前那样炸炸乎乎,他的背因为受过的伤显得有些驼。

明诚的心中像被堵住了一般难过,他的小少爷呀,曾经这样年少轻狂,风姿绝绰。

明诚迈着稳健的步子向明台走去,他的手掌附在明台的耳朵上。

他说,神情宛如十年前的清俊少年。


-鞭炮声太响,别伤了耳朵。

-还有,我爱你,我的小少爷。


END


  102 7
评论(7)
热度(102)

© 凉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