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生

尘归尘
土归土
宇宙即伊甸

 

【靖苏】同归

★日常小甜饼

★梅宗主的每日懵逼

★被蔺阁主点亮的水牛情话技能


同归


梅长苏窝在萧景琰怀里,整个人都暖暖的。


三个月前他执意前往北境督军,大军回程时已是极限,昏昏沉沉中以为自己大限将至,醒来后却惊喜地发现自己身处琅琊山。

他还没醒透就被萧景琰扑了个满怀,儿时萧景琰抱他时都是极其用力的,他还常常抱怨对方几乎要把他碾碎,但此刻萧景琰的拥抱却轻轻的,怕是一用力梅长苏就会破碎。

他安抚似的拍了拍萧景琰的背:“景琰,我没事。”

这时才发现自己声音沙哑的可怕,接着便是萧景琰的泪珠子狠狠地砸进他的颈窝。

萧景琰从小便是个小哭包,他还是林殊时便知道的,但自从他以梅长苏身份归来后,却极少见到对方的眼泪了,便是难过的狠了,也是红着眼眶,咬紧下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那些疼他爱他愿意分享他的苦难和快乐的人都变成了一抔黄土,便是再疼,萧景琰也要抗下来。

梅长苏知道,也心疼,只不过彼时他身份特殊,有些情绪确是不能表达的。

他又忽然想起从前来。

每次林殊闯了祸受了伤,萧景琰也总是这样抱着他红着眼睛,最后倒要自己去安慰他。

他刚刚醒来,本就没有完全恢复,便也安心地靠在萧景琰怀里,还往对方怀里蹭了蹭寻求温暖,倒惹得萧景琰破涕为笑。


而萧景琰在他昏迷半个月中的辛酸,他却是从蔺晨这里得知的。比如从金陵城不眠不休策马而来,比如以为他已死时吐血晕厥,比如每一次施针前为他试针。

“你昏迷时的药都是殿下亲口喂给你的。”蔺晨脸不红心不跳地一边给飞流梳头发一边说出这句话。

梅长苏羞得飞红了脸颊,把头埋进了萧景琰怀里。


梅长苏在萧景琰怀中醒来,看对方点着微弱的烛火正在看书,显然是怕光线弄醒了自己。

他晚饭后便有些困倦,又不想上床睡,便窝在萧景琰怀中小憩一会儿,梅长苏听了听园中已经安静下来,仅有蔺晨和飞流逗趣儿的声音,便知夜色已浓,却见萧景琰一脸倦色仍在看公文,立刻就心疼起来。

他夺过萧景琰手里的书在他头上轻轻敲了一下:“都这么晚了还不睡,越发不爱惜自己了!”

萧景琰吻了吻他的额角,轻轻唤了他一声。

“小殊,你可知我刚刚想到一个诗句?”

“何诗?”

“美人含怒夺灯去,问郎知是几更天。”

麒麟才子愣了两秒,旋即明白了萧景琰此刻竟也会挑逗自己了。

他插着腰,颇有几分当年林殊少帅的气势,对着院中正在与飞流摸鱼的琅琊阁少阁主大喊道:“蔺晨你又教了景琰什么奇怪的东西!”


END


  118 6
评论(6)
热度(118)
  1. Keiko凉生 转载了此文字

© 凉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