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生

尘归尘
土归土
宇宙即伊甸

 

【德哈】夜盲症

夜盲症


Draco Malfoy按了按自己的额角,黑着一张脸盯着好友床的方向。

大战结束后霍格沃茨重新开学,绝大部分七年级学生都回来继续学业,而这也意味着房间的安排要比以往更加紧凑——但这绝对不是他要继续忍受Blaise和Pansy在他的宿舍里进行一些fantastic thing的正当理由。

他已经施下了高级静音咒,但他不能对好友兴奋泛红的脸视而不见,当Pansy今晚第三次拨弄着她新做的指甲靠在Blaise的身上说出“哦Draco你不知道这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时,他终于提起他的光轮2001冲出了斯莱特林地窖。


***


Harry Potter抱着他的扫帚游荡在魁地奇球场上,他在Hermione和Ron又一次发起对他失去夜晚视力的同情时逃离了怜悯的人群,并下意识地冲到了魁地奇球场想要酣畅淋漓地飞一场,但他立刻就后悔了。

在和伏地魔的最后一战中他的视力受到了损伤,在黑暗环境里几乎看不见东西,Hermione告诉他麻瓜把这叫做夜盲症。

而这一切似乎在Hermione对他施了一个类似治疗魔咒的东西之后变得更加严重,他现在几乎不能找回格兰芬多塔的方向。

身后有脚步声想起,Harry能听出那是一个家教很好的人,对方在他身后不远处停下,他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因为看到了什么让人惊讶的东西而有些不稳。

或许是因为看到了自己?一个茫然无知的救世主?Harry暗衬,完美的礼仪和看到自己时的惊讶,恩,或许还有不屑,一个典型的斯莱特林。

“Potter!在霍格沃茨夜游,想要让格兰芬多扣分?”熟悉的声音传来。

“Malfoy。”

“哈!大难不死的男孩在夜游!格兰芬多扣五十——Potter!你怎么敢在我说话时不看着我!”对方的声音中夹杂着些许戏谑,这种熟悉的嘲讽的声音让Harry暂时脱离了格兰芬多休息室里那种另人窒息的关心和怜悯。

“我失去了在黑暗环境里的视力,Malfoy,在最后一战中。”他清冷的声音让Draco愣了愣。

“那你怎么会在魁地奇——”

“我想来飞一飞,就像以前一样。”Harry低下头,掩盖住他眼底的悲伤,“我忘记我已经做不到了。”

Harry的话让Draco有一刻恍惚,若是以往他一定会对自己抓住了对方的一个弱点而感到兴奋,因为他是他的敌人,这是他在霍格沃茨六年里一直认定的东西,但是事情从他带领他的家族甚至整个斯莱特林背叛黑魔王走向Harry这一方时发生了改变,现在的他们显然不再敌对,因为儿时的争吵也多半源于两人立场的不同。

那么他们会是朋友吗?不,当然不会。Draco不敢想象自己像Granger和Weasley一样每时每刻跟在Harry身后,他也不希望Harry像Pansy和Blaise那样向自己吐出华丽的长句来完成他们斯莱特林式的友谊。

Harry也没有说话,他对Draco没有攻击他而感到惊讶,而事实上从他们重返霍格沃茨之后Draco就很少和他碰面,仿佛是一直在思索现在的他们该以一种怎样的方式来相处,他知道他不能再针对Draco,而对方也无法再与自己敌对。

忽然一双冰凉的手覆上Harry的肩头。

“你现在想飞吗,Potter?”

Harry点了点头,他想念夜晚的魁地奇。

“那就坐到我的扫帚上来。”对方不容置疑却温和的声音让Harry有一丝惊讶,他犹豫了片刻还是接过对方的扫帚跨了上去。

然后他感觉到有一双手从他背后环住自己,Draco也坐上了扫帚,他的前胸贴着Harry的后背,帮Harry摸索到扫帚。

“抓紧。”他说,Harry立刻听从了他的安排,他从来不知道一个斯莱特林的手臂也能这样给他安全感。

Draco操作着自己的扫帚起飞,并加速到越来越快,他们俩的长袍在风中猎猎作响,他环着Harry做了几个高难度的动作。

Harry从来不知道Draco飞得这样好,他的确是斯莱特林当之无愧的追球手。

风裹携着夜晚青草的气息向Harry吹来,但这一次和以往的不同,Harry知道那是Draco柔软的金发抚过他脸庞的感觉而对方身上清新的糖果味道。

他确定Draco不会让他从扫帚上掉下去之后抽出了自己的魔杖,施了一个荧光闪烁,并第一次看见Draco专注地而带着迷人微笑的脸庞,他们的呼吸交融着,空气中带着他美好的气息。

Harry难以自禁地把自己的唇贴向Draco的脸庞,他感觉到对方明显地一愣并立刻减慢了扫帚的速度。

Harry尴尬地退了回来:“对不起,我知道你们斯莱特林从来——”

他的话被截断了,被Draco用自己的唇。


飞天扫帚落地时Harry还想像往常那样跳下扫帚,但他夜晚缺少的视力让他一个踉跄险些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

Draco扶住了他,他们的手牢牢地交握在了一起。

“小心,Harry。”

金发男孩立刻闭上了嘴,对自己爆发式的感情而感到后悔。

Harry握住了Draco想要抽回去的手:“谢谢你,Draco。”

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在夜色下像一汪碧绿的湖水。Draco注意到对方显然是因为跑出来时太急而光秃秃的脖子,把自己的围巾绕到了Harry的脖子上。

“走吧,我送你回去。”

Harry看不清Draco的表情,他们的手依然握着,向城堡的方向走去。

不是赫奇帕奇对他救世主名头的崇拜,也不是格兰芬多对他另人窒息的关怀,这才是Harry想要,一双在黑暗中握住自己的手,一双带领自己从黑暗走向光明的手,一双属于Draco的手。


***


Harry走入格兰芬多休息室的时候正等着Hermione的责备,但没什么能毁了他今晚的好心情,在Draco把他送到格兰芬多塔楼并在离开前再一次亲吻了他的眉心之后。

这让他在看到Hermione狂怒的表情时也保持着愉悦的笑容。

“Harry你到底——”

她的话被Ron抽冷气的声音打断,后者的表情正惊恐地如同看到了一只三人高的八眼蜘蛛。

“Merlin的臭袜子!Harry你围着斯莱特林的围巾!”

Harry看了一眼神情错愕的格兰芬多们,绽开了一个更大的笑容。

这真是一个令人愉悦的夜晚,不是吗?


END


  1035 5
评论(5)
热度(1035)

© 凉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