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生

尘归尘
土归土
宇宙即伊甸

 

【德哈】由解除婚约开始

这是Harry成为Draco Malfoy监管人的第一个月。


战争结束后,麦格教授坚持让七年级学生回到霍格沃茨继续他们未完成的学业,Harry自然是带头回到了他的学院,其他三个学院的学生也陆陆续续地返回霍格沃茨,让他惊讶的是,尽管斯莱特林的人数经过战争锐减,大多数纯血统的学生和他们的家族接受了审判,或死或囚,另外侥幸逃过的人也纷纷转到了德姆斯特朗。

因此当Harry看到斯莱特林长桌末端的金发男孩时,心里是惊讶的。

而后他便渐渐了解到关于Malfoy一家的战后审判,Lucius Malfoy被判终生监禁,而他的妻子Narcissa Malfoy则因为曾救过Harry Potter一命而被叛囚禁于Malfoy庄园。

唯一成迷的却是他们的儿子,斯莱特林的七年级学生Draco Malfoy,介于没有证据表明他曾经被烙上黑魔标记——而现在他的身上也不存在标记,也不曾有人目击他曾参加食死徒聚会,并由于他在最后一战时把自己的魔杖丢给Harry Potter,Draco Malfoy被当庭无罪释放。而鉴于他的家庭背景,他的魔杖将暂由Potter先生保管直至他被认定为安全,而在此期间,Harry Potter将同时担负为魔法部监督Draco Malfoy一言一行的职责。

于是Harry开始在霍格沃茨与Malfoy形影不离,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迷恋前食死徒的流言也就在各大学院疯传起来。


Harry侧过头看了一眼身边正盯着自己坩埚的金发男孩,对方现在依然成为Harry所有与斯莱特林并课的课上的搭挡,魔法部的要求自然是一个原因,但这同时也满足了他心里的小愿望——霍格沃茨里的流言也并非全是子虚乌有。

战争之后,Draco Malfoy改变了很多,家族的没落让他不得不收起曾经不可一世的模样,开始用实力为自己的家族挣得一片新沃土。

斯莱特林从来都是冷漠的,从Draco回来以后,他的座位就挪到了斯莱特林长桌的末端,如果不是他一头耀眼的金发,Harry觉得他几乎都要被埋没在人群中了。

而霍格沃茨从来都不是友善的,在格兰芬多不是斯莱特林一起的课上就常常会发生意外,他已经不记得多少次午饭时找不到Draco的身影,自己跑向医疗翼,总会看到对方皱着眉喝下一大杯止痛魔药,一个字也不曾喊出。

每每此时他总会想念三年级时那个擦破了胳膊也哭天抢地的小混蛋,想念曾经那个张扬骄傲的Draco。

而Harry也知道,无论是背后的嘲讽还是当面的蛰人咒,那都很疼。他气得握紧了拳,却只得到Draco轻描淡写的一句“我没事”。

记忆中那个总是扬着脸的男孩和眼前这个温柔却冷漠的男人重合在一起,让他又欣喜又难过,既喜悦Draco现在已经能和朋友一样和自己相处了,却又担心曾经的Draco再也回不来了。

他喜欢现在低调而体贴的Draco,也想念曾经张扬骄傲的Malfoy。


* * *


Draco被Greengrass家族解除婚约的消息就是这时候传来的,Greengrass作为战时少有的保持中立的纯血家族,在战后势力不减反增,而Malfoy家趋向败落,接触婚约也是正常 但是对于被解除的一方却是极大的耻辱,因而在纯血联姻中极少有订婚后在解除的事情发生。


Harry找到Draco的时候,他正在黑湖边,Harry正想和对方打招呼却看到有人捷足先登。

Theodore Nott,斯莱特林七年级学生,是Greengrass家长女Daphne的未婚夫,他的父亲是有名的食死徒,而他却并未因此受牵连。

“好久不见,Draco,事实上,我本来以为会在我和Daphne的婚礼上看到你的,不过显然我的未婚妻和她的家族看不上你卑微肮脏的家族。”Nott的脸上浮现着不屑的神情。

“那么想来不需要我提醒,你和你的父亲曾经跪倒在你所谓卑微家族的现任和上任家主面前亲吻他们的长袍。”Draco的脸色阴冷到了极点。

“至少我的父亲逃过了罪责,而你的父亲,现在正在阿兹卡班接受他所热爱的一切——肮脏与黑暗,不是吗?”

Draco眼中刮过一阵疯狂的风暴,他指尖聚集的黑魔法魔力即将爆炸,只要轻轻一动就能把眼前的人吞噬。

忽然一双温热的手握住他的手,Harry的光明魔法慢慢化解了他的黑暗魔法,让他整个人都平静了下来。

“Harry Potter,魔法界的大英雄,果然爱上了一个丑恶的食死徒!”Nott原本英俊的脸恶毒地扭曲着,“那不知道Draco有没有告诉你他为什么没有被黑魔王标记?”

Harry看到Draco的瞬间变得惨白,Harry预计到接下来的话不是他想听的。

Nott的声音凄厉地传来,把他从内部一点一点撕开。


“黑魔王从来不标记他的床伴。”


* * *


强大的魔力气流带来一阵飓风把周围的一切都吹得猎猎作响,Nott满脸惊恐的跑走了,Harry看着Draco站在自己的不远处,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Harry的魔力暴动了。

Nott的话扯断了他的最后一根神经,他只希望Draco能离自己远一点,他实在不知道自己现在不受控制的魔力会对对方做些什么。

但他却看到金发男孩脸上的神色由惊讶转至坚定,他他踏着风刃朝自己走来。

“Draco!离我远一点!我会弄伤你的!”

金发斯莱特林对此置若罔闻,风刃划破了他的长袍,深入他的血肉,他却仿佛毫无感觉,而是紧紧握住了Harry的手。

魔力的碰撞让Draco五内俱焚般疼痛,Harry胆战心惊地看着对方皱紧眉头,再张口便是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Draco!你疯了!”他扶住Draco,却被对方顺势拉入怀里。

“魔力暴动,Harry,你会死的。需要有人承受你的魔力,你别担心,我能处理这个。”Draco俯在他肩头艰难地说道:“现在你冷静下来,我会吸收你的魔力的。”

Draco的怀抱让Harry放松下了,他的魔力被一点点淡化,他昏昏睡去前最后看到的场景是Draco浑身是血地瘫倒在自己怀里。


* * *


这些年来医疗翼里洁白空旷的天花板已经是他心安的所在,但是这一次一醒来Harry就匆匆掀开旁边的帘子。

那里才是他此刻心安的所在。

Draco面色苍白地靠着,他身上一下细碎的伤口正在以常速的数十倍愈合,显然是刚刚接受过治疗的。

Harry坐到Draco床边,他握紧的拳头被Draco一点点掰开,然后以他自己的手十指相扣。

医疗翼中气氛有些许尴尬,直到Harry清了嗓子。

“介于你刚刚被解除了一个婚约,Mr.Malfoy,请问你是否愿意让我作为补偿,与你再缔结一个契约?”

救世主吃了一个爆栗,他被Draco抱到怀中,再由对方为自己戴上Malfoy家的戒指。

而后金发小少爷抱着臂看着他:“可不准和别人说是你先求的婚,Malfoy生而高贵,绝不屈居人下。”

他又再一次被拥入怀里,Draco的眼泪流进他的衬衫,他的体温也透过衬衫传过来,几乎要灼伤他。

那个傲慢又温柔的Draco Malfoy,现在就在他身旁。


* * *


黑发少妇收起魔杖,显然对自己的美容咒语十分满意。她拍了拍金发男人的肩:“得了Draco,别那么紧张,你又不是第一次订婚。”

Draco白了一眼偷笑的好友,完全明白她指的是那次因祸得福的解除婚约事件。

一旁Pansy Zabini已全是不是七个月前他在Parkinson庄园找到的那个目光呆滞、受尽折磨的女孩了,她抚摸着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挽着她的丈夫——现任Zabini家族Blaise Zabini,俨然是一个幸福的小妇人。

Draco握住身边Harry的手,爱本就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它能让一个人完全地改变。


幸而我们遇见了对方,在最好的时光里。


END


  540 14
评论(14)
热度(540)

© 凉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