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生

尘归尘
土归土
宇宙即伊甸

 

【德哈】命中注定

★迟到的元旦贺文,祝大家新年快乐


命中注定


我恨占卜课。这是那个女疯子坐到他面前来时Harry的第一个想法。

他发誓他是一个好学生——对他的教授他保留全部的尊重,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对这个曾经预言了他的死亡的女人毫无芥蒂。

而现在这个女人正坐在他的面前摆弄他的水晶球,厚厚的镜片后射出摄人的光芒。

“Harry Potter,你命中注定的伴侣正经过你的身旁!”

一向稳重的斯莱特林女级长Pansy Parkinson踢翻了一个凳子,绝不允许自己犯错的万事通小姐Hermione Granger失手摔碎了自己的水晶球。

这一切只是因为当她们的占卜学教授做出一个新的预言的时候的Draco Malfoy正巧,或者说是注定般地经过Harry Potter的身旁。


* * *


“你在焦虑。”褐色头发的女巫端着重重的书坐到Harry身边。

“什么?不,Mione,我没有。”

“Well,很明显任何一个观察力正常的人都能发现你处于明显精神不集中的状态。”

黄金男孩抬头看了一眼正在与鸡腿搏斗的红发好友,耸耸肩:“Ron就没发现。”

“Harry James Potter,我发誓你很明白当我提到观察力正常的时候,这个词明显不包括Ron。而你如果继续在和我作对,”Hermione露出了一个斯莱特林般的笑容,“我就把你偷藏的所有以Draco Malfoy做封面的《巫师周刊》都打包寄给某个你命中注定的金发斯莱特林并属上Harry Potter的大名。”

“Hermione!”Harry尝试了挣扎,但是他相信他的好友一向是说到做到——Hermione曾经拒绝了帮他写魔药课论文的要求而Harry为此因为完成作业被关了一个月的禁闭。

“好吧,Mione,那么说说你的建议。”


* * *


Harry拒绝在魔药课上实施Hermione的“如何和一个斯莱特林交友”计划,但是鉴于魔药课是他和Draco Malfoy唯一可以零距离接触而不因此引发骚动的时刻——感谢Snape,他们现在被要求长久地做同桌。他不得不执行Hermione的计划。

“Hey,Malfoy,早上好,还有这么要教室里为什么都是该死的你的古龙香水味。”

Harry一口气说出这句话,完全按照Hermione教他的——善意地告诉对方你真实的关于他的想法。

但是Malfoy并没有因此对他的友善感到反感或做出回击,相反,金发斯莱特林用诧异地眼神盯着他看,而Harry敏锐地发现Draco的耳尖突然红了起来。

他求救般的看向Hermione,对方正和斯莱特林的女级长Pansy Parkinson坐在一起——这很奇怪,但Harry现在没有心思去考虑这个。

令他更加疑惑的是,Hermione也以一种奇异的眼神盯着他看,而坐在她身边的Parkinson仿佛正在克制自己发出一声大笑。

他的疑惑直到魔药课教授迈着大步走进来:“把书翻到118页,你们会了解刚刚闻到不同味道的原因——爱情魔药。”

Harry几乎是迅速地翻了个白眼,我恨魔药课,我恨Hermione。


* * *


“你在焦虑。”

“不。”

“你在考虑命中注定的伴侣这件事。”

“胡说。”

“你在想魔药课上发生的事情并为此而感到愉悦。”

“荒诞至极。”

“你不喜欢Potter。”

“绝不可能。”

金发男孩气愤地耸耸肩:“你不能这样套我的话,Pansy。”

“Well,如果不是这样你不会说出真话,Draco。”黑发女巫拨了拨她的手指,“说真的,去和Potter谈谈,预言和爱情魔药不会说谎,而我打赌你也挺为他着迷。”

“想都别想,一个格兰芬多?”

“如果你继续坚持这种学院论我发誓我会信给Narcissa阿姨你欺负我,毕竟她疼我就像第二个女儿。”

“而我会写信告诉Mr.Parkinson你恶意地欺压我,Pansy。”

“而若你所了解的,Mr.Zabini也会站在我这边。”

Draco不甘心地翻了个白眼,为他再也不能用家族压制Pansy——介于对方Parkinson家长女和Zabini继承人未婚妻的身份。

Pansy冷静地看了一眼向自己眨眼的Draco:“还有停止你的恶意卖萌,Draco,你该知道我早就不吃这一套了。”

她优雅地起身:“去和Potter谈谈。”


* * *


Harry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金发斯莱特林,气不打一出来。

“我要和你谈谈,Potter。关于魔药课和——”

“听着,Malfoy,一次失败的搭讪并不代表我爱上了你。”

“Well,一个曾经准确做出过预言的巫师预言了我将是你的命中注定,而据我所知,爱情魔药从不说谎。”

“就算我真的爱上了你,Malfoy,那也是我自己的事而你——”

“Harry。”金发男孩突然叫了他的名字,这让Harry愣在了原地。

“我在魔药课上闻到的是雨后青草的气息,是魁地奇球场上混合着的泥土和汗味,那是某个格兰芬多黄金男孩靠近我并举着他的拳头危险要揍我时我会闻到的味道,现在你还觉得这一切与我无关吗?”

“Malfoy——”

“Draco,我想听你叫我Draco。”

“Draco,这么说你,嗯,喜欢我?”

英俊的斯莱特林笑着握住格兰芬多男孩的手:“不,我爱你,Harry。”

他走近吃惊的男孩:“我想你现在允许我吻你了吧。”

他们的唇贴合在一起,Harry的耳朵红透了,但他觉得幸福。

新年的钟声在此时敲响。

滴答。滴答。

我们是命中注定的,我的爱人啊。


END


  327 3
评论(3)
热度(327)

© 凉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