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生

尘归尘
土归土
宇宙即伊甸

 

【德哈】Seven

★单纯想用七宗罪的梗写甜文

七宗罪


Lust  淫欲

Harry Potter,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喜欢金发斯莱特林,在他的舍友间不是一个秘密。

在Harry白天向他的室友们坦白了他的性取向后Ron再三逼问Harry他心里暗恋的人是谁,救世主脱口而出的一声Draco让红发男孩吓得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而现在,Harry躺在他的床上,思绪围绕着那个金发青年疯长,他耀眼的金色头发,他总是充满嘲讽神色的蓝色眼睛,他的唇,他喝水时滚动的喉结,他修长干燥的手指,他的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叫嚣着对Draco Malfoy的渴望。

Ron在这个时候翻上他的床,就像儿时一样开始了他们的睡前交谈。

“Harry,听我说,一开始知道你对Malfoy,嗯,美妙的情感时我是不太能接受的,但是我想你迷恋他也是正常,毕竟几乎每个学院的女孩还有一部分像你这样的男孩做梦都想和他上床。”

Well,我的确是做梦都在和他上床,Harry苦笑,字面意义上的。

“而且他看起来也挺注意你的,或许这是一种斯莱特林的方式?”




Envy 嫉妒

Harry承认他嫉妒地发狂。

金发男孩于他之前走出魔药教室,金发的斯莱特林女孩Daphne Greengrass在他身边,她的手臂紧紧贴着Draco的长袍,Harry甚至可以想象到他们在长袍下交握着的双手。

Draco侧过头与她交谈,礼貌,甚至是愉悦的。金发男孩的眉眼因为笑意而微微弯着,磨平了他昔日冰凉的棱角,显得柔和而英俊。

Harry的魔杖从他的袖口微微露出,他对着金发的斯莱特林女孩施了一个小小恶趣味的魔法,就看到Greengrass的女孩尖叫着跳了起来,完全失去了平日的骄傲和礼仪。

Harry因此露出一个胜利般的笑容。

这是Harry第四次向Draco身旁的女孩施恶咒,他承认是嫉妒让他迷失了本性。





Gluttony 饕餮


黄金男孩正在喝他的第四杯南瓜汁,坐在他身边的格兰芬多们惊恐的看着Harry一边暴戾地切着小牛排,一边目光炯炯的注视着大厅另一边的斯莱特林长桌。

某个金发斯莱特林正就着身边一个纯血女孩的手吃布丁。

坐在Harry对面的Ron在目睹了好友暴饮暴食的过程后终于决定拯救格兰芬多长桌诡异的气氛,他猛地饮尽了一整杯南瓜汁后以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气魄向斯莱特林长桌走去,最终站在Draco Malfoy的面前。

斯莱特林长桌立刻变得鸦雀无声。

“看在Merlin的份上,Malfoy,停止和你身边的女孩调情,你无法承担让魔法界的新星因你而暴食的责任。”

然后他转过身,在全霍格沃茨师生的注视下冷静地走回自己的学院,格兰芬多们纷纷朝他露出钦佩的神情。

“嗨哥们我可不是为了你,我是不想看你糟蹋食物。”红发巫师说着插走了Harry盘里的最后一块香肠。




Pride 骄傲


“保留你的骄傲和听从你的内心,你选择哪一个?”

Blaise Zabini第一次问Draco这个问题是在两个月前,当时Draco正想脱口而出骄傲时却吃了好友一记爆栗。

“Malfoy家的骄傲和贵族荣誉感真的比一个你真心喜欢的人更重要吗,Draco?”

“我说不准,Blaise。那你呢,你选哪个?”

棕色皮肤的巫师抬起头看向他的金发好友,良久才叹了一口气:“Pansy就要结婚了,我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Blaise和Pansy与Draco一同长大,从小青梅竹马分分合合却从未真心表露出来过,不久前当斯莱特林女级长的订婚消息传来时,一向玩世不恭的Zabini少爷挖出了Draco藏了好久的一瓶好酒,哭得撕心裂肺。

他说那都是因为他太过骄傲才会一次又一次错过向Pansy表露心迹的机会。

而一周前,在他两个好友的订婚仪式上,被施了魔法的祝福花球稳稳的落到Draco的怀里,Blaise挽着他黑色短发的美丽新娘——Parkinson家的女孩,对他笑得一脸幸福。

花球里夹着的纸条上是Pansy和Blaise用不同字体写着的一模一样的两句话:我选择听从我的心。





Wrath 暴怒

魁地奇格兰芬多队的队员正在承受黄金男孩的一场怒火。

事情源于上午格兰芬多对阵斯莱特林的魁地奇比赛,当时斯莱特林正以一百分领先,Harry Potter,格兰芬多的黄金追球手正在追逐离他不远处的金色飞贼来追回格兰芬多失去的分数。他的扫帚以最大限度倾斜着,他的指尖距离金色飞贼不到一臂,看来格兰芬多又一次要赢得今年的魁地奇了,如果不是一个鬼飞球忽然从Harry面前路过的话。

Harry的扫帚太过于倾斜,这让他连躲过鬼飞球都有些吃力,他的半个身子已经滑下扫帚,Harry不怀疑他将要立刻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就像三年级时那样。

忽然一双温暖的手从身侧托住了他的腰,把他送回了飞天扫帚上。

Harry感激的侧过头,却看到Draco Malfoy在自己左后方半臂处,他神色淡然地注视着金色飞贼的方向,却用温和的语气对Harry说了一句“小心”。

黄金男孩想起自己腰肢处被男孩触摸过的地方,不禁感到一片灼热,他的鼻腔里充溢着金发斯莱特林身上的香气,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迅速烧红了。

Draco的光轮2001比Harry的光轮2000速度快上不少,他渐渐追上Harry并慢慢超前,金发的男孩伸出手,想要抓住离他已经很近的金色飞贼。

斯莱特林的看台上传来一片欢呼声,他们对获得今年的学院杯已经胜券在握。

然而意外总是时常发生,一个不知道由谁发出的游走球直直地撞向Draco伸出的手臂,Harry听到身旁的金发男孩吃痛地叫了一声,他的手耷拉了下来,看起来好像骨折了。

Harry没来的及惊呼就看到那只游走球在撞到Draco后立刻改变了方向正朝自己而来,飞天扫帚的速度太快他避闪不及,正着急间却看到金发男孩用唯一一只完好的手操控着他的光轮挡在自己面前。

一声闷响,金发斯莱特林生生为Harry挡下了一击。

Draco紧紧抓住游走球防止它继续向Harry的方向飞去,他用双腿紧紧夹着扫帚在空中以奇异的姿势晃着,眼神却示意Harry快点抓住金色飞贼。

只有抓住了飞贼比赛才算结束,而Draco已经疼痛地无法抓住那只想要继续伤害Harry的游走球。

Harry伸长手臂握住了金色飞贼,却来不及感受胜利的愉悦,因为Draco已经驾驶着他的扫帚落到了离地面不远住,他最终放开了游走球并从他的飞天扫帚下掉了下去。

Harry觉得自己的心都被踩碎了。

他这才终于意识到刚刚Draco几乎以牺牲自己的方式保护了他,他落到Draco身旁想向躺在地上毫无生气的金发男孩跑去,还没来得及握住他的手就被冲过来的斯莱特林撞开。

Harry从这些斯莱特林扶起Draco的小心翼翼而看向自己的厌恶中猜出这个被打向Draco的游走球由一位格兰芬多击球手发出。

这就是他现在一脸阴沉的坐在这里,目光严厉的扫过每一个魁地奇球员的原因。

“是谁把球打向Malfoy?”

一个高个子的五年级击球手被推了出来,他的脸上没有愧疚和瑟缩,这让Harry的怒火不受控制地往上窜。

“是什么让你无视比赛规则,来攻击对方球员?”

“Malfoy想伤害你,队长!他离你那么近!”击球手抬起头,不服气地说出他的解释。

“Draco是在救我!我当时就要掉下去了而他把我送回了扫帚。”Harry眯了眯眼睛重新看向这个男孩,“还是说你为他将要抓住飞贼赢得比赛而感到愤怒,这就是你所谓的一个格兰芬多的卑鄙的行为?”

被说中心思的个男孩涨红了脸:“别忘了你也是个格兰芬多,Potter!瞧瞧你在做什么?为一个斯莱特林辩护,你还称他Draco,你爱上他了吗,Potter?”

格兰芬多休息室的气氛一下子降到了冰点。

黄金男孩危险的眯起了眼睛,他浑身散发的怒火与积威让眼前这个比他还要高一点的男孩不寒而栗。

尴尬的气氛持续了许久,知道一个三年级的格兰芬多男孩拉了拉Harry的衣袖,他因为恐惧而有些结结巴巴。

“Mr.Potter,有人在门外找你。”他咽了口口水,看起来十分紧张,“是…是Mr.Malfoy。”

“什么?”





Greed 贪婪

Draco正倚在格兰芬多休息室外的墙上,他的金发懒散的搭在额前,几个格兰芬多女生正红着脸注视着他窃窃私语。

是的,Draco满意的颚首,哪里都不缺斯莱特林王子的倾慕者。

Harry到来是就看到金发斯莱特林站在人群中,他背对着光线,美好柔和地像一幅画。

“你应该待在医疗翼的,你的伤还没有好,Malfoy。”

“Harry。”

听到金发男孩这样呼唤自己,Harry瞪大了眼睛,显得有些呆滞地看着金色斯莱特林向自己走近。

“我想和你谈谈,Harry。我承认是我太贪心了,在战后获得赦免后还希望得到更多,但你知道我不仅仅满足与你做陌路人或者是朋友。我喜欢你,Harry,而我能感觉到你对我也有类似的感觉。我会慢慢来的,如果你愿意接受我的话。”

金发斯莱特林弯下腰,以贵族的礼仪向Harry伸出手:“那么,Harry Potter先生,请问我是否有资格成为你的男友呢?”

救世主立刻握住了他的手。

Draco的脸上展开笑容,他进一步靠近Harry,在他额头轻轻一吻:“那么这是晚安吻,Harry。”

黄金男孩于是红了脸,他瞥了眼周围越聚越多的人:“你说过会慢慢来的,Draco。”

“Well,honey,”金发男孩耸了耸肩,“但是贪婪是斯莱特林的本性,不是吗?”






Sloth 懒惰


褐色头发的女巫在Harry身旁坐下:“所以昨晚过得怎么样,Harry?”

“Fantastic,Mione。”绿眼睛男孩有些羞赧地说,“级长室的隔音效果很不错。”

“Too much information,Harry。”坐在他对面的红发男孩扶了扶额,“我对我宿敌的任何一个身上部位都不感兴趣,Hey,别那么看着我老兄,Malfoy家和Potter才不是宿敌,和Weasley才是。”

他咽下一口南瓜汁,说道:“而且我知道级长室的隔音很棒。”

Hermione凌厉地瞪了男友一眼,红发男巫立刻反应过来并因此红了脸。

“冷静,Granger。并不是每个纯血统都像Malfoy家一样懂得察言观色。”Draco环过Harry的肩,“那么亲爱的,午饭之后你想不想再去我那儿小憩一会儿呢?”

Harry点点头,他的确已经开始想念Draco的大床了。

END

  656 7
评论(7)
热度(656)

© 凉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