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生

尘归尘
土归土
宇宙即伊甸

 

【德哈】朝圣者

★半架空

★部分脑洞来源东区女巫

朝圣者





1785年。

冈德小镇的夜晚一向是宁静而昏暗的,除了星空,只有小木屋里温暖的油灯在散发出暗黄色的灯光。而现在,夜的宁静被打破,男人们举着火把穿梭在丛林间追逐逃犯,呼喊声震天响。

黑发的男孩奔跑在树木间,他已经筋疲力竭,他的皮肤被树枝划破,鲜血直流。他步履所及处藤蔓纷纷竖起,为他抵挡追兵。

火光离他越来越近,他却已经耗尽了力气,一个踉跄栽倒在地,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最终失败。

黑暗中一双手扶住了他,男孩发出了疲惫而绝望的声音:“救救我。”

为首的男人脸上都是树枝划伤的口子,他在犯人消失的地方停下脚步,弯下腰以他最恭敬的姿势向对方表示敬意:“马尔福先生,我为惊扰到您表达我的歉意。”

站在他对面的男子年轻而英俊,他金色的头发在火光下近乎白色。

青年挥了挥手,表示并不介意。

“保护小镇的安全是你的工作,我不会因此而怪你。你们是在追捕盗贼吗?”

“事实上,马尔福先生,是在追捕一名逃犯,他即将被执行死刑。不是到您有没有看到人刚刚经过?”

金发青年沉思片刻:“我刚刚似乎看到有个人影往丛林深处去了,我不太确定,不过希望能给您帮助。”

为首的男人感激地向金发青年鞠了一躬,在得到他的允许后立刻带着自己的人马往丛林中去了。

在确定他们已经走远后金发青年才拐进一旁的树荫里,他摇了摇黑发男孩,却发现他已经昏睡过去。他摇了摇头,最终还是把男孩抱了起来。









Harry醒来时是在一个温暖华贵的房间里,火炉被烧的很旺,空气中还弥漫着烤面包的香气,在离他不远处的小沙发上,金发青年带着贵族式的金丝边眼镜正在阅读。

看到Harry醒来,青年摘下眼镜朝他走来,Harry注意到灯光下他的灰蓝色眼睛美得惊心动魄。

有些无助地张着嘴,Harry不知道他该对金发青年说些什么,是该感谢对方救了自己,还是担心自己未来的去向?

仿佛猜中了Harry所想似的,男孩微笑着开了口:“你不用担心,我不会伤害你。我父亲在这里颇有些权势,他们不会怀疑你在我这儿。我叫Draco Malfoy,你可以叫我Draco。我想你现在一定饿了,先吃点东西吧。”

金发男孩说着把牛排推向Harry,这让后者显得有些窘迫——这些年来的贫困生活让他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刀叉。

Draco笑了笑,把自己面前切好的牛排和对方面前的换了下。金发青年的体贴让Harry看到了对方英俊外表下一颗金子般的心。Harry也因此放下心来开始就餐,这期间还和Draco交换了姓名。

Harry吃完最后一口牛排后,Draco带着笑意看着他,他的双手交叉放在腿上,显得慵懒而和善:“你现在愿意说说你被追捕的原因了吗,Harry?”

Harry放下手中的东西,面色变得凝重。

“我和我的家人被追捕,是因为我是一个巫师。”










Harry在Draco家住下的第一周后,焚烧被捕巫师的活动在巫师审判庭举行。

Draco把这个消息告诉Harry的时候答应了他可以前去送他的家人最后一面的时候明确告诉他不要尝试使用巫术来进行营救——现场有小镇里最优秀的女巫猎人,想要凭借一人之力营救只是以卵击石。

这就是为什么Harry现在面色苍白的站在人群中却什么也不能做。

近十个焚烧架上燃起的火焰卷起一阵阵热浪,Harry看见他的家人在火焰中扭动尖叫着,他母亲与他一模一样的绿眼睛被火焰烧成红色,他们挣扎着,直到声音越来越轻,直到化为一具残骸。

Draco张开双臂,把瘦小的男孩纳入怀中。男孩在他怀里颤抖着,他的眼泪把Draco的衬衫都打湿了。

Draco能感觉到男孩的手臂紧紧抱住自己的腰,他用很轻却足以让Draco听清的声音说道:“我只有你了,Draco。”

人声鼎沸中,Draco听到自己不断加快的心跳声。










“我为人们带来快乐,我用健康替代疾病,我用宝藏奖赏好人,用痛苦惩罚恶徒,我使事物重获新生。”

Harry合上他的手掌,再张开,掌心原本那只蝴蝶标本已重得生命,翩然飞起。

“这很奇妙,Harry。”Draco的眼里闪着光芒,“我不仅仅指你的魔法,我是说自从你来到后发生的每一件事,当然也包括你,Harry。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你更珍贵了。”

“Harry,我想知道你是否愿意把我们连接在一起,用你们所说的契约。”

“Draco!你怎么——”

“我当然知道,Harry,正如我告诉过你的,Malfoy家的藏书里有大量关于巫术研究的,或许是我的祖先也和我一样幸运,遇到了一个可爱的小巫师。”

“但你知道,一旦建立了契约,契约双方就是共生的了,如果我被烧死,那么你也会死去。你是人类,你的家庭非常的有权势,你可以很好的生活很久,而我随时面临着被抓去遭受火刑。我并不认为我们之间需要一个契约,我可以只是简单的陪伴你,哪怕我被抓走被杀害,你也可以继续你的生活,我并不介意为此而附上一个遗忘咒。”

Draco的脸色立刻变得不豫:“Harry James Potter,像我发誓你永远不会这样做。若我能与你一同死去自然是最好,因为我无法忍受失去你的痛苦。你不该说出这样的蠢话,我爱你,Harry,而我愿意一直陪着你,不管前路是什么样。”

“可是Draco,我的身份——”

“向我立誓,Harry。用你们巫师间的牢不可破的誓言,发誓你绝对不会为了保护我而牺牲自己,绝对不会向我施遗忘咒,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向别人说出你的真实身份。还有,Harry,如果我死了。”Draco停顿了片刻,“Never try to bring me back。”

Harry闭上眼睛,在沉默了片刻之后作出了他的回答。他握住Draco的手,在美妙而悠长的拉丁文咒语中,他们的手被无数透明的金色丝线环绕,Harry完成了它们,是一个牢不可破的誓言,还有一个契约。

金发男孩微微侧下头,他的嘴唇落在绿眼睛男孩的唇上,他们两的双手紧紧交握着,幸福而甜蜜。










不得不说的是,Draco是一个很棒的丈夫,他体贴而细心,英俊而甜蜜,他对待Harry的方式就仿佛那是他生命的另一半。

但是幸福总有终结的一天,在Harry和Draco建立契约的第二个月,Draco父亲在政治立场上,与当权者不合,因而遭到了重创,Draco一家也失去了他们原本的地位,Harry随他们一同开始了逃亡的生活。

但他并不介意,他的生活一向都是这样,总是有人在追捕总是不停的在逃脱,现在他比以往感到更加幸福,因为Draco在他身旁。

直到那天Draco面色凝重地把他叫到身旁。

“Harry,我将要去做的那件事情可能会对你造成很大的伤害,但希望你明白我这么做都是因为我太爱你。记住我曾经说过的话,记住你曾经立下的誓言,帮我照顾好我爱的人。”

Draco的脸色比平日里更加苍白,他看起来疲倦极了。巫师天生的预感让Harry莫名的感到不安,他抓住爱人的手臂想让他告诉自己发生了什么事,但金发青年只是摇摇头。

“你总会知道的,只要记住你曾说过的。”他说。

Harry是在这般惴惴不安中度过了好些时日,直到那天一股追兵突然出现在他们生活的地方。

为首的男人露出他阴险而邪恶的脸:“有人举报你们在使用巫术,那么让我猜猜,谁才是那个小巫师呢?”

Harry握紧了双拳,它的指尖因用力而发白,Draco握住他的手,不动声色地把他护到身后。

“好吧,不过你们两个都不愿意承认的话,那就一起拉去遭受火刑吧!”

“我是。你抓走我吧,这个男孩只是被我的巫术给蛊惑了,他无罪。”

金发青年忽然开口,Harry的脸色因此变得惨白。

“Draco——”

“Harry,听证,记住你曾经立下的誓约,把我的父母送到安全的地方。”Draco的脸上露出一个绝望的笑容,“这辈子我很高兴遇见你,Harry,我爱你。”

黑发男孩挣扎了一下,魔力在他手心汇聚,但他却无法施展出来,只能看着他的爱人被人扭打着抓走——全都因为那个该死的誓言。

他因这个誓言而被钉在原地动弹不得,眼泪却暴风般的从脸颊滑落,他几乎是用乞求般的声音希望对方可以留下来,回头看他一眼,或者至少让自己与他一同死去。

而金发少年只是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 * *

Harry站在Draco最后留下痕迹的巨大焚烧架前,通过他的天眼,他可以看到男孩生命的最后阶段——他在火焰中挣扎直至化为灰烬。

黑色头发的女孩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神色凄凉:“他死了,那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告诉他那些关于契约的事。”

Harry转过头,有些好奇地看向她。

“我是Pansy Parkinson,我是Draco最好的朋友。”

“Miss Parkinson,你刚刚提到的契约。”

“Pansy,please。我和你是一样的人,不同的是我的家族非常有权势,我们身份的秘密才能几百年来不被发现。”

“但是Draco从来没有向我提过——”

“我没有向你提过我,是的。Draco不想让你知道他有一个女巫朋友,是我告诉了他凡人影响契约修订的方式,这就是为什么他死去了而你依旧活着。”黑发女孩顿了顿:“他爱你,Harry,他早就想到了通过这种方法来保全你。而我,还有最后一个Draco交给我的任务。他希望你能毫无顾虑地幸福地活下去,不再思念他。”

Harry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他想要阻住Pansy却已经来不及,女孩已经对他伸出了手,念出了最后的咒语。

“一忘皆空。”











Harry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了,Pansy的咒语对他起到了反作用,他一次又一次的死去,带着记忆重生,然后遇到Draco,与他相爱,金发男孩最终因为保护他而被执以火刑。

他想了所有办法都没法阻止Draco的死亡,火焰中男孩的脸成了他每一晚的梦魇。

但这一世却是有所不同,他投生在了魔法界,这里的人们都和他一样拥有魔力,他们不用在四处逃窜来躲避火烧。

Harry满怀希望地期待Draco也生活在这里,和他一样特殊。

直到他十一岁生日,摩金夫人长袍店里金发男孩正优雅地张开双臂等着店员为他量尺寸。

Harry带着砰砰的心跳声,装作若无其事地走进去。

“我看你很眼熟,我们曾经见过吗?”Harry身后想起Draco的声音,他转过头,带着笑。

“I think so.我们可能在哪里见过,很多年前。”

金发男孩撅了撅嘴来掩饰他对Harry表述的不满,但重逢的欣喜让Harry对此毫不介意。

“Well,我叫Draco Malfoy,很高兴认识你。”

Harry握住男孩向他伸出的手,笑眼盈盈。

“Harry Potter,以及我也很幸运遇到你,Draco。”

END

  218 2
评论(2)
热度(218)

© 凉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