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生

尘归尘
土归土
宇宙即伊甸

 

【德哈】关于信仰

关于信任

这是Harry过过得最糟的一个圣诞节,从战争开始已经过去六个月了,每天都不断有人在死去。

Harry清楚地一年前这个大厅里人满为患,到处都是欢笑与歌唱声,而当时那些幸福的人们很多都没能活到今天。

人们现在只能有节制的庆祝新一年的到来,并虔诚地祈祷梅林能让战争快点结束,而哪怕是在这个欢乐的日子里,每个人都紧张的握着魔杖——没人知道是食死徒会不会在这一天组织袭击。

“Harry,霍格沃茨保护罩外有三个食死徒找你。”一个拉文克劳匆匆走入大厅。

Harry皱起了眉,从来没有食死徒想要这样目张胆地闯进来,霍格沃茨外界还绕着非常强大的光明魔法,只有D.A.或者是凤凰社的人才能带领别人穿过。

“他们说自己是谁了吗?”

对面的拉文克劳沉默了片刻,以很轻,但是清楚的声音说道。

“Draco Malfoy。”

* * *

Harry从没想过他能以这么平静的方式和金发斯莱特林进行一场对话,Malfoy看起来非常的疲惫,他的脸色比六年级时看起来更加苍白。

Draco Malfoy的身旁看着他的两位挚友——Pansy Parkinson和Blaise Zabini。

“我会把Pansy和Blaise留在霍格沃茨表示我对光明一方和凤凰社的忠诚,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能保证他们的安全。”金发男孩用手撑着头,语气疲惫而坚定。

“我能问问你为什么要投向光明一方吗?”Harry有些好奇,在他的印象中,对方一向是一个邪恶而自私的斯莱特林,当然同时也非常地英俊。

“不能再有人死去了,Potter。”Draco看向Harry的眼睛,这让后者注意到金发男孩灰蓝色的眼睛竟是如此美丽,“不管是你们这一方的还是我们这一方。”

他的话让Harry到异常的触动,他渐渐意识到他对Draco曾经作出的刻薄的评价或许并不全部是真实的。

Harry把手搭到Draco的肩上,这让金发男孩的身子明显的一震,但他并没有甩开Harry的手。

“从你到霍格沃茨找我,表示你们将投向光明一方的那一刻起,就不再存在所谓你们的人和我们的人了。Parkinson和Zabini现在就是我们的同伴,我发誓会保护他们的安全。”

金发男孩因为Harry的话沉默了很久,Harry想他或许和自己一样,正在适应他们从宿敌变为盟友的变化。

“我相信你。”

Draco突然开口,语气里毫无保留的相信让Harry有些措手不及。

“Well,Malfoy,谢谢你的——”

“我会继续潜伏在食死徒中,交流情报的方式Pansy会告诉你,不要主动联系我,黑魔王他——”Draco提到那个蛇脸男人的时候有轻微的颤抖,“非常非常的多疑。”

Harry立刻捕捉到Draco语气中的恐惧,不得不承认,哪怕被人们称为活下来的男孩,Harry对伏地魔的恐惧也从未消退过。

“我明白。”

“那么现在你是否允许我和我的两位朋友道别?”

“As you wish.”

* * *

Harry看着金发斯莱特林吻了吻Pansy的头发,再礼貌的拥抱了Blaise后转身离去。感觉到斯莱特林们之间特殊却深厚的感情纽带,不知为何,此刻他非常希望Draco和自己之间也能有样的感情联系,让金发男孩在离开前也能拉拉自己的手,给自己一个拥抱。

而同时,他看着Draco重新穿上食死徒的黑袍子朝大门走去,仿佛看到对方正迈上一条毫无光明的死亡之路。

* * *

Pansy和Blaise的加入最初让霍格沃茨学生们感到非常的不安,他们作为食死徒的身份带来了许多有利的情报,而作为古老的纯血家族他们掌握了大量高深的黑魔法,这让Harry对抗黑魔王一方的战争变得更加有力和有效。

与此同时,通过Draco Malfoy的情报,他们也基本可以掌握黑魔王的动向。

Harry总会在一个人的时候想起金发斯莱特林了来,他现在在黑魔王身边安全吗?他有办法在保全自己和他的家族的同时为自己带来有用的信息吗?他杀过人了吗?

这样的想法在Harry的脑海中疯长,他几乎用他每天战争之外的时间来思念Draco,而可笑的是他却几乎并没有意识到金发男孩对自己有多么重要。

Pansy和Blaise赢得了正义一方的尊重,这也帮助他们捉住了许多食死徒。

Theodore Nott正是其中之一。

对Nott审讯在斯莱特林地窖进行——那里基本已经空了出来,大部分斯莱特林在战争开始后投向了黑魔王一方。

Pansy和Blaise陪在Harry身边进行审讯,Hermione和Ron则负责新的战略部署与伤员安置。

Nott本英俊的脸此刻正扭曲着,在看到Pansy和Blaise进来的这一刻几乎要挣脱束缚他的咒语扑向他们。

“Parkinson和Zabini,斯莱特林的背叛者,纯血的背叛者。主人到处在找你们,你们却躲在Potter的背后苟延残喘,甚至帮助他来抓捕我们。主人不会放过你们的,他会折磨你们到死。”尽管被捕,Nott的声线依旧贵族般优雅,只是此刻恶毒的语气让他变得愈发的邪恶。

“闭嘴,Nott。你这样的人才不配被称为斯莱特林,帮助伏地魔展开杀戮是否就让你卑微的灵魂感到满足了?更别提你手臂上的丑恶的黑魔标记了。”Harry冷眼说道。

“啊哈,圣人Potter终于开口了!我猜你们是在嫉妒黑魔王重用我,当然我本来并没有这个机会,如果不是你帮了我这个忙的话。Malfoy才应该是黑魔王身边最年轻最被重用的食死徒,不过Parkinson和Zabini失踪了,他父母也不知道被他转移到哪里去了,他的行踪一次又一次的被傲罗发现。黑魔王已经开始怀疑他,都是因为你。是你害死了他,Potter。”

在听到Nott的最后一句话后,Harry感到一阵眩晕,几乎能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伏地魔在折磨金发斯莱特林,他扑向Nott,他的膝盖重重地撞在桌子上他却毫不在意。

“你说是谁死了,Nott?是哪个Malfoy?是Lucius Malfoy对不对?一定是Lucius Malfoy!”

“不,Potter。”Nott露出一个恶毒的笑容,“是你害死了他,是你害死了Draco Malfoy。”

* * *

Draco还活着,但离死亡也不远了。

黑魔王似乎察觉了他的背叛,他被无数的钻心咒和摄神取念折磨,现在被丢在Malfoy庄园的地下室,自生自灭。

他的眼前一片黑,他什么也看不见,在意识清醒的时刻,他花了大部分时间来思念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

Harry Potter。

他想念和他作对的日子,他想念他们一起飞行在魁地奇球场上,他想念他对他施的哪怕是一个恶咒,他想念上一次相见是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

他想念Potter。

Draco知道自己是一个有牺牲精神的人,他像大多数斯莱特林一样,功利而自私,但有些人是他值得为之付出生命。

比如说Potter。

Draco清楚地知道,也清晰地明白他可能不会再有告诉Harry自己心愿的那一天了。

* * *

有人叩了叩门,Harry抬起头,就看到一个哭红了眼睛的Pansy Parkinson。

“Hermione说如果我和你聊聊,你会好一些。”

“谢谢,Pansy。我想知道,黑魔王都怎么对待他的跟随者。”

女孩拉起她的长袍袖子,露出洁白手臂上丑恶的黑魔标记。

“很难看,对不对?刚开始要得到这个标记的时候,我们还是很自豪。我,Blaise还有Draco,在我们小的时候家里的人就告诉过我们,斯莱特林以自己的利益为中心,而霍格沃茨对我们都不友善,我们不得不在最后的关头选择了黑魔王。我们三个是在同一天晚上得到这个标记的,那真的很疼。在真正成为食死徒的第二天,Draco就被黑魔王派出去参加屠杀麻瓜小镇的任务,以作为对他父亲忠诚度的考验。”

黑发女孩停顿了片刻,像在回忆很久远之前的事,Harry注意到她的声音有些哽咽。

“我从来没有见过Draco那么脆弱的样子,从小到大一直都是他带领我们。那天他回来的时候浑身都是血,他的手不停的颤抖,甚至说不出一句话整的话。然后他扑到我的怀里,大声的哭起来。”

“我杀人了,Pansy,我杀人了。他说。那一整晚他不停的说这一句话,让我们为他洗去了身上的血,他仍然在不停的颤抖。但当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又变回了我熟悉的那个冷静沉稳的Draco Malfoy,唯一不同的是,每次执行任务的时候他都不让我和Blaise动手杀人。”

“Draco作为黑魔王的手下,压力比我们大的多,我的父母从阿兹卡班出来后就离开了英国,Blaise的家族也一向是中立派。但是Malfoy家陷的太深了,Draco不能犯一个错误,因为那很有可能让他的父母失去性命。”

Pansy看向Harry:“我曾经不知道是什么让他坚持到现在,直到当他送我们到你这里来的那一刻,我相信,Harry,是你让他坚持着活下去。那么这一次,也让我们相信他,好吗?”

* * *

最后一战终于到来。

Harry的魔杖直直地指向伏地魔,他看向这个害他失去了无数亲人朋友的男人:“Draco Malfoy在哪里?”

蛇脸男人的脸上,露出了扭曲而决然的笑容:“他死了,Potter。而我猜你大概爱上了他,不幸的是,小Draco似乎等不到那一天。”

“你没有资格叫他的名字。我再问一遍,Tom Riddle,他在哪儿?”

“Malfoy庄园的地下室,如果你问的是他的尸体的话。”伏地魔的脸极大程度的扭曲着,“我就喜欢看你痛苦,Potter。折磨Draco让我多么快乐,他跪倒在我的脚下,因为我的夺魂咒吻我的袍子,你早就想让他你这样做了是吗,Potter?”

Harry的颜色变得惨白,他摆正了他的魔杖:“阿瓦达索命。”

* * *

刚刚杀死了伏地魔的大英雄有冲向欢呼的人群,而是直直的跑向黑发的斯莱特林。

“Pansy,带我去Malfoy庄园,要快。”

黑发女巫抓住他的手臂,他们幻影移形了。

Malfoy庄园,刚刚降落的两人还来不及站,Pansy就抓住黄金男孩的手向的人向Draco的书房跑去,却被对方一把拦住。

“他在地下室。”

Harry看到斯莱特林女级长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她看向Harry。

“Malfoy庄园的地下室是我见过最恐怖的地方,黑魔王在那里折磨背叛者和非纯血巫师,从来没有人能活着走出那里,那里甚至还有麻瓜的刑具。如果Draco真的在那里的话,Harry,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他很大可能已经死了。”

“带我去,Pansy,我要见到他。”

* * *

Malfoy庄园的地下室灰暗极了,Harry眼尖的看到蜷缩在地上的一个金发身影,Pansy已经在他之前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女孩急切地握住他的手,几乎是笑了出来。

“他还活着,Draco还活着。”

感谢梅林,Harry在心底说,同时Pansy已经除了她随身携带的补血剂,开始了救治。

金发男孩苏醒过来,他被折磨地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完好的肌肤,Harry小心翼翼的拉住他的手。

“Draco,醒过来,看看我。”

金发斯莱特林吃力地睁开他的眼睛,他灰蓝色的眼睛在黑暗中显得格外耀眼,他用沙哑而清楚的声音说道。

“Harry,我好想你。”

* * *

Harry从未觉得如此幸福,一年前的圣诞节他还笼罩在黑暗中,但现在Draco在他的身边紧紧的握着他的手。

“我爱你,Harry。”

“我也是。”

END

ps:有想看德哈的孩子穿越回去撮合他们的朋友吗?请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275 5
评论(5)
热度(275)

© 凉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