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生

尘归尘
土归土
宇宙即伊甸

 

【德哈】落跑新郎



落跑新郎


001


婚礼现场一片混乱,魔法届的小英雄Harry Potter逃婚了。

与此同时,古老庄园的魔法罩被触动,年轻的庄园继承人从厚重的魔药书里抬起头来。

“是谁来访?”

“是Harry Potter,Draco主人。”


* * *


Harry没好气地看着他的前死对头和现同事(他对Malfoy在毕业后进入傲罗作战部依旧感到好奇),对方即使一人在家也穿着一身很正式的袍子。

Malfoy的视线扫过他的礼服,颇为惊讶地挑了挑眉:“我不认为Malfoy庄园有邀请你来参加什么茶会,Potter。”

Harry翻了个白眼:“我今天结婚,Malfoy。”

对方愣了一瞬:“呃——新婚快乐?”

“我逃婚了。”

“So?”

“你难道不应该给你的前同学现同事一个安慰的拥抱然后请他进庄园与你共进午餐吗?”


002


Draco没好气地看了一眼在他家混吃混喝快一周的黑发傲罗,对方以“论逃婚还是哪里比躲在Malfoy庄园更好”为理由住进来之后迅速与他的家养小精灵建立了深刻的友谊,现在正心满意足地吃一个巧克力布丁。

Malfoy家的金雕带来的《预言家日报》成了沟通Harry与外界的唯一途径,庄园外的保护罩让这座庄园从所有地图上消失了,仅有庄园的主人和接受认证的人可以进入。

Harry正等待着今天的报纸,自他失踪后,Rita Skeeter已经以“逃婚的男孩”为题写了一周的连续报道,并于最近两期开始分析他的情史——从Hermione到Cho到Luna再到Ginny,就连在四年级舞会上仅仅和他跳了一支舞的Parvati都被列入了Potter前女友系列。鉴于他少的可怜的恋爱经历,Harry正无比期待Rita又给他胡编乱造了什么故事。

但当《预言家日报》落在他面前的时候,小英雄愣了片刻终于吐出来一句话。

“What the fuck!”Draco从一旁好奇地探过头来,也立刻黑了脸。

头版是他和Draco的两张照片,不难发现他们俩即使在照片中也对彼此怒目而视。


* * *


                    爱与恨的边缘

——活下来的男孩和斯莱特林王子的故事


救世主的前学院同学Lavender Brown小姐告诉我们说:“我敢说Harry一直热爱金发,这和他学生时代的经历有关。如果他现在和一个金发蓝眼的尤物呆在一起我一点与不会惊讶。”

我立刻就对Brown的小姐说到的学生时代情节产生了好奇,据我所知,Harry Potter在霍格沃茨就读期间的确和斯莱特林学院的Draco Malfoy(众所周知每个Malfoy都有一头美丽的金发)有着非同一般的敌对关系。

麻瓜曾提出过一个叫做“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名词,意思是指被囚禁者在长期的关押过程中对控制他的人产生了感情。Potter从小居住的环境显然没有教会他如何正确处理爱与被爱的关系,这让他在Malfoy的敌对方式下表现出了不太明显斯德哥尔摩情节,不难相信在他终于明白自己对小Malfoy真实的情感后会选择逃婚——我们的小英雄一向敢作敢当。

“多么浪漫,两个年轻叛逆期的男孩显然把爱通过仇恨的方式表达了出来。他们不断的争吵打闹,只为与对方有更多的肢体接触。”Potter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前学院同学这样说道。

“我听说Potter曾经救了Malfoy的命,在最后一战中Malfoy曾冒着生命危险把他的魔杖扔给Potter,那也成了Potter最终战胜伏地魔的关键。”现在依旧就读于霍格沃茨拉文克劳学院的一位女孩告诉我们。

众所周知,Lucius Malfoy曾以圆滑的处世方式作于两大阵营之间,并在第一次黑魔王战败后依旧保持他的崇高地位。作为老Malfoy的儿子小Malfoy先生,也是趋利避害唯利是图的代表。他能在危急关头,不顾自己的安危把魔杖扔给救世主男孩,除了高于一切的爱情,我想不出更好的解释。


* * *


Harry看了一眼他身边又投入魔药书籍的金发斯莱特林:“所以你不打算做出什么评价吗?”

“我终于承认Lavender Brown格兰芬多最聪明的女巫了,因为我如她所说的确是一个金发蓝眼的尤物。”

“就这样?Rita Skeeter编造了我们俩的爱情故事!两个男人?”

“我想你放错了重点,Potter。两个男人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介于同性婚姻法已经在巫师界通过快100年了。”

这是Harry彻底长大了他的嘴巴。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个。”Draco白了他一眼,“同性恋人甚至可以在魔药和魔法的帮助下拥有继承人,但是由于这样孕育的后代,拥有哑炮的可能性更大,大部分纯血统不会选择这样。除非结婚的对象是你,Harry Potter。”

“我?”Harry诧异地问道。

Draco打了个响指,所有的灯随即熄灭,古老的庄园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来一个荧光闪烁,Potter。”

Harry照做了,他魔杖尖端发出来的光把古老的庄园照亮得犹如白昼。

“这就是你的魔力,Potter。它还会随着你年龄的增长不断精纯,无论哪一个纯血家族拥有了你,他们都会拥有无比强大的后代。”

“你永远都不知道你自己有多强大,Potter。”

Draco向Harry投来一个欣赏的笑容,他的脸在光晕中添加了几分柔和的色彩,让Harry没由来感到眩晕。


003


Harry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酣畅淋漓的打过魁地奇了,他飞翔在Malfoy庄园后面的一块巨大空地上,用的是Draco曾经用过的光轮2000。

他不得不承认,和斯莱特林在魁地奇球场上对决是一回事,和Draco独自来一场追球手游戏又是另一回事。金发斯莱特林一个人的时候飞得好极了,而当Harry看到他在一次抓住金色飞贼后露出的欣喜又惊讶的神情后,常常不自觉地放水想让对方抓到飞贼,他实在太喜欢看到Draco脸上露出这样的神情了。

又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比赛之后,Draco和他一起很没形象地仰躺在草地上看星星。

“你为什么要逃婚,Potter?”

“我和Ginny之间没有爱情,我和她在一起是因为所有人都认为我们应该在一起,我娶她也是因为所有人都认为我们应该结婚。没有爱我不会活下来,没有爱我也不可能杀死伏地魔,我不能想象我的孩子在一个没有爱的环境里出生、成长,那对我对他都不公平。”

“不是每一个人都是由爱孕育的,Potter。”Draco愣愣地注视着天空中的一颗星星,月色中他的神情显得格外落寞,“我的父母数十年相敬如宾,给对方最大程度的尊重。但是他们之间没有爱情,我的母亲甚至在撞破父亲和其他女人私会后道歉离开。我不知道真正的爱情该是怎么样,在霍格沃茨里的那些女孩,我知道我说什么话她们会高兴,我知道应该怎样恋爱,但我不知道我是否爱她们。从来没有人告诉我应该怎么做,我总会把关心表达成相反的东西。我不会爱。”

Draco迅速地说着,感觉到有温暖的手握住了他的,Harry柔软的唇划过他的脸颊。

“我来教你,Draco。”

他小心翼翼的用他的手臂贴近Harry的,再靠近一步,让黑发男孩自然地把头靠在他的肩膀。

然后他们无言的紧贴着对方,双手交握着,月色洒满了脸庞。


004


待在Malfoy庄园的第二周,Harry开始感觉到他和Draco之间关系的微妙了。

Draco每天从魔法部回来后都会和他分享一天的奇闻轶事,这种相处方式Harry从无数次从Molly和Arthur身上看到。突如其来的关于家庭的感觉让Harry感到没由来的温暖。

偌大的Malfoy庄园没有别人来访,仅有他和Draco却也不觉得这里过于空旷。

所以当Blaise Zabini出现时Harry是惊讶的,不过对方的吃惊看起来丝毫不亚于他。

“Potter?全世界都在找你你却躲在Malfoy庄园和家养小精灵聊天?”

“呃——Zabini,下午好。”

英俊的男人白了他一眼:“我是说Draco最近怎么都不参加我们的小聚会了,一下班就往庄园跑。他以前可是最讨厌庄园了。”

“嗯,为什么?”

“这里太大了,Potter。没人愿意待在一座大的都数不清的孤堡里,虽然Draco有时候有点孤僻。”

“所以你是来找Draco?”

“不是,我实在不明白他躺在圣芒戈还会记挂着他的魔药书,真是无可救药。”

Harry敏锐地抓住了他话中极速闪过的一个词:“Draco在圣芒戈?”

“出任务的时候遇到了食死徒余孽,中了一个刀砍咒和钻心咒。Draco没告诉你?”

还没等他说完,黑发傲罗就幻影移形了。


* * *


Draco被压在他胸口的重物给弄醒了,刀砍咒和钻心咒的余威还在,他有些吃力地睁开眼睛,一头狂乱的头发冲入他的视野。

“Harry?”

被点到名的男孩立刻抬起了头:“你醒了,Draco!Zabini说你受伤了,严重吗?”

“你该记得你现在仍处于失踪的状态,Potter。而不是应该这样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圣芒戈。”Draco男人皱了皱眉。

“我来的时候施了幻身咒,再说没人看到我。”他清了清嗓子,“我还得以身作则来教你爱的第二课——你在乎的人值得你冒险。”


* * *


Harry再一次幻影移形到了Draco的病房前,傲罗部给Draco批了一周的假期,他倒是把这当做了钻研魔药的机会,每天埋首于魔药书里,在Blaise抱怨了几此后,Harry就自告奋勇担起了监督Draco的任务。

他听到Blaise的声音从病房里传来,决定抛弃一会儿格兰芬多的高尚偷听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你又自作主张了。”这是Draco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奈。

“他喜欢你,Draco。”Blaise声音伴随着他的踱步声,“你也用了足够多的时间来关注他,无论是在学校里还是毕业后。”

Harry好奇的眨了眨眼睛,想要努力找出他们对话中的这个“他”是谁。

“那不一样,不能让他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在他有这么好的前途的时候。我随时可能会牺牲掉,我早就和你说过了,为了重振家族的荣誉我什么都可以付出。”Draco叹了口气。

“你从来都是这样孤注一掷,Draco。”Blaise听起来有些烦躁,“这现在问题的关键是你爱他吗?你爱Harry Potter吗?”

那偷听的男孩直起了耳朵,很久很久,病房里都鸦雀无声。男孩脸上的神情从期待到失望再到绝望,他最终垂下准备推门的手,转身离开了。


听到脚步声远去,Draco松了口气。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发现我有时候真的不明白你。只要你说出来,他会愿意为你牺牲他的名声与财富的。”

“Harry太高尚了,我不能这样绊住他,他值得更好的东西而不是和一个食死徒的儿子待在一起。”

Blaise叹了口气:“那么我刚刚那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

“我爱他。”


005


Draco的Harry消失了,魔法界的英雄Potter再次回到大家的视线中。一个月前的那场婚礼再次举行,婚礼现场充满了格兰芬多的金红代表色。

一身黑西装的斯莱特林降落在现场,把一个贵重的礼盒交到新郎的手上。

“Draco托我带给你的,说是给你的新婚礼物。”

Harry恍惚了一刻,还是拆开了礼盒。贵重的礼盒中躺着一枚铂金色的戒指,一张羊皮纸从礼盒中飞出来,落款处是Draco熟悉的花体字。

Ron在一旁惊呼了起来:“我真不敢相信Malfoy送你一座海边城堡!”

Harry的记忆因而飘回那些个一同看星星的夜晚。

『我希望有一天能去看海。』

『Malfoy家在海边有一座避暑城堡,那里很美,有我童年最美好的记忆,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和你一起去。』

他颤抖的伸出双手去触碰那枚戒指。


* * *


Draco正在他的海边古堡中,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这里斯莱特林的标签全部去掉,这是他打算送给Harry的,是他欠他的一个承诺。

带点私心的,他把他曾经住过的卧室布置成了黑发傲罗的婚房,完成最后的装饰后他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道。

“新婚快乐,Harry。”

“当你想要祝福一个人的时候最好当着本人的面这么说,Draco。”

“Harry?你怎么会在这里?我送给你的那封信上不是说好的,这是你新婚之后带你妻子来度蜜月的地方吗?你又不小心碰了那枚戒指?你该明白那是个门钥匙的,愚蠢的格兰芬多。”

Harry微笑地制止了金发斯莱特林的一连串抱怨。

“我看过你的信了,我也知道那是个门钥匙,正如你所见,没有新婚蜜月了,我又逃婚了。”他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斯莱特林,“关于爱我还有一课没有交给你——你爱一个人的时候不是给他你认为最好的,而是给他他认为最好的。不要为我做决定,决定选择你爱的人是我。”

“在Malfoy庄园的那二十几天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我不能忍受离开你。我爱你,Draco。”

“恩——那这座城堡中关于祝你新婚快乐的装饰都不用了?”

“如果你想要的话当然也可以。”Harry忍着笑,拿出那枚曾经用作门钥匙如今已失去效力的戒指。

“你愿意和我结婚吗,Draco?你知道我还有很多很多关于爱的故事没有说给你听。”

“虽然你有时候愚不可及,Potter。但我承认这一次是我做的蠢事,所以我勉强接受你的求婚。”

接着Draco走上前,亲吻了他的爱人。


END


  585 15
评论(15)
热度(585)

© 凉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