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生

尘归尘
土归土
宇宙即伊甸

 

【德哈】时间的玫瑰 Chapter.1

★我又开新坑啦!
★双傲罗梗
★坑品佳请放心跳坑~>_<~



时间的玫瑰




当守门人沉睡
你和风暴一起转身
拥抱中老去的是
时间的玫瑰
当刀在水中折弯
你踏笛身过桥
密谋中哭喊的是
时间的玫瑰



Chapter.1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Harry。”Ron拍拍他的老友,“Kingsley承诺了给我们最好的魔药专家和解咒师。”



 “但是部里的资源这么紧张,说真的,如果Mione能回来工作就好了,你知道她一个人就可以完成所以的工作。”Harry及时地闭上了他的嘴,Hermione正怀着她和Ron的第二个孩子,他深知他的好友绝不会让自己的爱妻有一点幸苦。 



果不其然,Ron给了他一个白眼。 “我只希望别是个斯莱特林,虽然他们的确特别优秀。” 红发傲罗说着推开了他们办公室的门,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关上了它。



 “有什么问题吗?”Harry疑惑地看了好友一眼,再次推开了门。 



门的另一侧,Blaise Zabini举着茶杯朝他示意。 “早上好,Potter。来点茶吗?” 



“我认为这是我的办公室,Zabini。” 



“当然,不过同时也是我的。我是新来的解咒师。” 我恨Kingsley,前救世主在对方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个白眼。



 “放轻松,哥们儿。好歹他们没派Malfoy来,不是吗?”Ron尝试安抚他。



 一旁的预言家日报后露出一个铂金色的脑袋。 



“找我有事吗?Weasley。” 



“Wow,我真的有预言家的能力诶。Harry,你说Mione这一胎会不会是个儿子?” 



“闭嘴,Ron。” 




* * *




Harry一掌拍在Kingsley桌上。 



“当我说要最好的的时候,我指的是和我磨合的最好的,Kingsley。我和Malfoy会把整个傲罗部炸掉的。” 



“我相信你可以控制好自己的,傲罗Potter,傲罗Malfoy也是成年人了。” 



“这不是理由。” 



“——而且你拥有这个队伍的指导权,你可以对傲罗Malfoy做你想要的,只要让他明天都能完整地来上班就行了。” 



“成交。”



* * *



Ron适应地比他快多了,当Harry还为和Malfoy在同一组里工作上蹿下跳时,Ron已经可以和Zabini称兄道弟了。



 “来块小甜饼吗,Harry?Zabini夫人的手艺好极了。”Ron正竭尽所能从Zabini带给Malfoy的饼干盒子里偷曲奇饼干。 



“说真的你真的不来一块吗,Malfoy?这毕竟是Zabini夫人带给你的。” 



Harry这才注意到Malfoy一直窝在靠窗的的桌子前,他面前放着成打的资料。



 “不用了,Weasley。”Malfoy抬起头,他蓝色的眼睛凝视着Harry。“如果你愿意早点开始解决这个案子,Potter。我会不甚感激的,我希望下个月可以请长假。” 



Harry惊奇地发现Zabini在听到Malfoy的话立刻露出了忧虑的神情。 



“情况已经糟到这个地步了吗?”



 “我恐怕是的,Blaise。” 



而Harry,在与Ron无数次眼神示意无果终于决定看起自己眼前的卷宗。




* * *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口失踪案,我不明白Kingsley为什么要使用局里最好的傲罗力量来断案。”Harry看了一眼他面前的资料,向Ron抱怨道,“失踪人Maria Sutherland小姐现年23岁,她甚至有良好的自卫能力。” 



“Sutherland小姐是现任魔法部副部长的长女,Potter。如果你有一点点关心政治的话,我想你应该会发现Sutherland先生是下任魔法部部长的有力候选人,他的地位在魔法部非同一般,而且这位小姐的失踪很可能牵扯出关于她父亲的一些丑闻。”Malfoy从办公室外走进来,他白色衬衫的袖子高高卷起,露出苍白的手臂,他的脸上还挂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



 “我从不知道你近视,Malfoy。” 



“因为我的确没有,这副眼镜只是在我做魔药时防止我直接接触魔药蒸气,并且上面是个强有力的保护咒,可以在一些突发爆炸时保护我的安全。”



金发的斯莱特林说着摘下了眼镜,他苍白的手指划过刚刚被汗水打湿的金发。 



Harry为对方这个不经意的动作而感到脸红,他尝试岔开话题。 



“那很有趣。”Harry指了指Malfoy桌上的一本台历,那上前不时会浮现出一些话来。 



『按时吃饭,Draco。』 



『别喝太多咖啡。』 



『我猜你又熬夜工作了,我的男孩。』 



“是Astoria弄的。”Harry立刻想起四年级舞会上陪在金发男人身边的那个女孩。



 “她是你的女朋友吗?” 



Malfoy疑惑的看了Harry一眼:“前女友。” 



“哦。”Harry尝试闭上嘴,但还是没有忍住,“说真的我一直以为你们会毕业就结婚的,四年级的舞会上你们看起来那么登对。” 



“因为她终于觉得我没有她想的那么直。”Malfoy看了Harry一眼,露出一个嘲讽的微笑,“那你呢,你和Weasley没有一毕业就急着生一堆Potter宝宝?”



 “哦Draco亲爱的,别告诉我你不知道Potter是个gay。六年级的时候我和Pansy就告诉你了。”一旁的Zabini终于找到机会插嘴。



 “六年级可是我最难熬的一年,你知道我那时没什么兴趣关注你和Pansy每晚那些谈话。而且你们大多数时候只是抱在一起接吻而已。” Malfoy迅速回击了他的朋友,又把注意力转回到Harry身上:“所以是这样的吗,Potter?”



 “我想是的。”黑发傲罗有些害羞地低下头,为他无法抑制地注意到他敌对了七年的对头其实是个非常英俊的男人。



 Ron在这时打断了他们之间的尴尬气氛:“我想我查到点东西了,Sutherland小姐消失的地方被找到焚烧冰草的痕迹,类似的案件以前也发生过。” 



“很少有魔药或者魔法阵需要用到冰草,我想着会是一个切入点。”Malfoy站起身,“我需要回一趟庄园。”



* * *



“有一个魔法阵可以掩盖魔法痕迹,需要用到冰草。”Malfoy终于在两个多小时后再次迈出壁炉,“这是一个非常古老魔法阵,几乎失传,最后的继承者是Yaxley家族。问题是Yaxley家族近年来已经衰落,最后一个继承人Isa Yaxley已于1899年去世,享年157岁。” 



“我想我也找到点有趣的东西,Draco。”Zabini从一堆卷宗中抬起头来,“类似案件也是从1899年开始的。” 



“我想这不是一个巧合,想来点格兰芬多式的冒险吗,Potter?”



 “什么?” 



“我们要去一趟Yaxley墓园。”





TBC

  147 13
评论(13)
热度(147)
  1. Moon老凉生 转载了此文字
    好像也是

© 凉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