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生

尘归尘
土归土
宇宙即伊甸

 

【德哈】时间的玫瑰 Chapter.3

时间的玫瑰


Chapter.3 


Draco不知道等待的时间有多久,Potter就这样凭空消失了,他甚至还来不及给对方施下一个追踪咒。


Harry Potter总喜欢这样莫名其妙的失踪,他每一次这么做都会带来巨大的恐慌。Draco还记得在霍格沃茨的时候,每一次遇到Granger和Weasley挂着慌张的神情时,一定是Potter不在他们身旁的时候。

这不过这一次一脸忧心忡忡的对方换成了Draco自己,他能感觉到一丝不详的恐惧牢牢的抓住了他,无论他怎么安慰自己,这份恐惧都会重新打转回到他的脑海中。

直到Potter再一次降落,他苍白得连站立都显得勉强,只能倚靠着Draco才不至于倒下。

Draco迅速的释放了一个诊断魔法,黑色的光圈显示黑发傲罗的灵魂正在他的身体里疯狂振荡。

他虚弱的报出一个地址:“告诉Ron我找到Maria Sutherland了。”

Harry用力抓住身边的黑发男人幻影移形了。

* * *


Ron Weasley正在办公室里不安地踱步,因而Malfoy的脸出现在壁炉里的时候他着实吓了一跳。

对方凶狠地报出一个地名:“Sutherland小姐在这里,多带点人去。”

Ron愣了半晌才想起他的挚友:“Harry呢?”

“Harry在Malfoy庄园,他的灵魂不稳定。”

直到Malfoy的脸消失在壁炉中Ron才回过神来。

“Malfoy刚刚是不是叫他Harry了?”

* * *

Draco快忙疯了,灵魂不稳让Potter疼得缩成一团。

幸运的是Malfoy庄园中有固定灵魂的魔药,但他清楚的明白服药后的感觉——其疼痛程度不亚于钻心咒。

Draco把魔药送到Potter唇边,他扶起对方,黑发男孩不自觉的靠进了Draco的怀里。

Potter仰头喝下魔药,立刻因为随即而来的疼痛缩了起来,Draco叹了口气,把他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你觉得怎么样,Potter。”

对方花了好久才挤出一个“疼”字,继而轻车熟路地摸进Draco怀里。

金发的男人叹了口气,最终伸出手轻轻抚摸起对方的背来。


* * *


Harry疼得都快疯了,他的意识在Malfoy带着他幻影移形以后就开始模糊了。

他只能感觉到对方环抱着他,轻轻抚摸着他的背脊,对方掌心的热度透过衣料传来。

“很快就结束了,Harry,再坚持一下。”

那是Malfoy在说话,于是他就顺从地依进对方的怀抱。直到疼痛渐渐散去,他才缓缓睁开眼,撞进对方温和的蓝眼睛。 那是Draco。

* * *

“所以Malfoy真的——呃——抱着你了?”

Harry没好气地看了看似关心却掩饰不住一脸八卦的Ron和Zabini,一个爱管闲事的格兰芬多和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斯莱特林。

“那不可能,Potter。战争结束后Draco就患上接触障碍了,除了特别亲密的人,比如我和Pansy,他几乎不会主动触碰任何人。医生说是在战争期间的心理创伤,你知道的,黑魔王总喜欢用特别残忍的方式来让他的新仆人印象深刻。”Zabini摇了摇头。

“不过救世主总有别人不知道的天赋,说不定你就能治好Draco呢!”棕发的斯莱特林又一次兴奋起来,“你们俩可以试试,反正你们的都喜欢男孩。”

Harry急忙刹住车才没被咖啡呛死,而Ron就很不幸了,他看起来几乎要被他的三明治谋杀了。

一切都很美好,他们四个依旧每天斗斗嘴扯扯淡,除了Maria Sutherland小姐每个一段时间都会「不经意」地走到傲罗司来,彻底无视Ron,绕过Blaise,和Harry礼貌地打个招呼,然后风情万种地绕到Draco面前。

“我刚好路过,不如我们一起用个晚餐吧?”

“我恰好有两张周六晚上歌剧的票,有兴趣一起来吗?”

金发傲罗的目光在对方鼻尖的雀斑和打理失败的棕色头发上游走,露出一个得体又疏远的笑容。

“实在不好意思,Sutherland小姐,我要回庄园陪我的母亲。”

Sutherland小姐失望的离开后Harry凑到Draco身边,不远处Ron和Blaise正在进行着他们每日常规的「我老婆可比你老婆好多了」的争论。

“说真的,你的借口够老掉牙的。”

金发斯莱特林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我没有说谎,我已经尽量把我所有的时间都挤出来陪我母亲了。她病危了。”

黑发傲罗露出一个愧疚的神情,他安慰地搭上对方的肩:“我很抱歉,Draco。”

“不是你的错,这也是我也要和你说的。这个案子彻底完结后我想请两周的长假,母亲撑不了多久了,她最后的愿望是能回Black庄园看看,那是Black家的一个避暑庄园,母亲告诉我她少女时期大多数的时间都花在那里。”Draco停顿了片刻,“那里一定有她非常珍贵的记忆何她所爱之人留下的魔法痕迹,我想她希望最后能停留在她心之所向的地方。”

Harry记忆里关于Sirius Black的记忆也渐渐清晰起来,这个他视作父亲的男人因为他愚蠢的错误已经去世八年了。而Black庄园可能是除格里莫广场十二号外他最后停留并拥有最快乐记忆的地方。

“Harry。”Draco苍白干燥的手指擦过Harry的手背,带来他意料之外的悸动,“我想邀请你和我一起去,毕竟那也是你教父最后停留的地方。你愿意吗?”


TBC


  99 1
评论(1)
热度(99)

© 凉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