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生

尘归尘
土归土
宇宙即伊甸

 

【德哈】Heat

★脑洞来源于前段时间英国32度的高温和热到飞起的腐国人
★以及我在杭州热到没脾气的怨念


Heat


天热。

心烦。

Harry扯开领带,顺了顺被汗水打湿的黑发,一脸怨念地看了一眼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Binns教授。

幽灵体的Binns教授显然没有意识到教室里的热度,原本就闷热的魔法史教室里门窗紧闭,热得就像个大火炉。就连Ron都热得睡不着觉了,他坐在Harry前面,头一点一点地就一头栽到了课桌上,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热晕了。


Hermione坐在Ron旁边,一头蓬乱的头发被一个魔法发夹全部收到脑后,露出她光洁的额头。整个教室安静得只剩Binns教授缓慢的读书声和Hermione记笔记的刷刷声——作为整个教室唯一一个在听课学生。

Harry又解开了一颗扣子,昏昏欲睡中听到教室后方传来椅子敲击地面的踢踏声。Harry转过头,看到Malfoy正坐在他斜后方晃着腿,古老的椅子随着他的动作嘎吱作响。对方金色的头发也被汗水打湿了,白色的衬衫被汗湿后反而勾勒出他健康匀称的身材,Harry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口水,周围的空气似乎变得更加炽热。

Harry抹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暗暗抱怨活下来的男孩没死在Voldemort的魔咒下,如今却要热死在魔法史教室里,眼神却又向Malfoy的方向飘去。

对方正在解自己衬衫扣子,Harry看着Malfoy修长的手指划过他原本苍白如今却因炎热而微微泛红的皮肤,一边还在心不在焉地晃着腿。他的眼睛因为忽然落入地汗滴飞快地扎了几下,再次睁开时,Harry看到他金色的睫毛下一片深蓝色的海洋。

周围的一切声音忽然就消失了,Harry的耳边只剩下Malfoy摇动椅子的声音。

Malfoy终于拿起笔,开始在羊皮纸上写字,他写几个字就托腮思考一会儿,看起来就像一个忧郁的英俊诗人。Harry忽然就想起上节算术占卜课时那个英俊的小混蛋给他送的千纸鹤,画的和他一点也不像的格兰芬多男孩边上是对方一排龙飞凤舞的花体字。

Harry的脸从脖子到额头一点点染上可爱的粉红色,一边暗骂着一边把千纸鹤摊平贴到自己上了咒语的日记本上,那里面已经夹了满满一本来自小混蛋的千纸鹤。

* * *

Draco知道Potter在看他。

他甚至听到了自己整理头发黄金男孩发出的咽口水的声音。 Draco在心里暗笑了一下,用余光看向Potter。他黑色的头发已经完全被汗水打湿了,弯弯曲曲地搭在额头上,刚好露出他闪电形的伤疤。

小英雄Potter,其实长得挺好看的。

Draco想着想着就笑出了声,一旁正趴着补觉的Pansy用迷茫的眼神瞪了他一眼。Draco又想起Potter收到自己的千纸鹤时茫然的表情和渐渐红起来的脸颊,不自觉加大了晃腿的幅度,终于在Pansy无数个恶毒嫌弃的眼神中不负众望地翻了椅子。

感谢自己的悬浮咒和静音咒,Draco在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的情况下飞速恢复了刚才正常的状态——除了伏在桌上笑到双肩高频颤抖的Pansy。

Draco给自己的好友丢去一个眼刀,一回头就被Potter丢来的纸团砸到。Draco看向Potter,对方向他递来一个狡猾的眼神,还朝他刚刚扔给Draco的纸团努了努嘴。

Draco一脸平静地摊开纸团,再次一脸平静地摔下了椅子。

『疤头,敢不敢和我谈个恋爱?』


『谈就谈,怕你啊。』


END


  290 12
评论(12)
热度(290)

© 凉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