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生

尘归尘
土归土
宇宙即伊甸

 

【德哈】时间的玫瑰 Chapter.4

★开学前最后一发,新大一要适应环境课业繁忙,有缘只能江湖见啦


Chapter.4
直到通过门钥匙和Draco站在Black避暑山庄的门前,Harry仍沉浸在金发斯莱特林邀请自己一同前往的恍惚中。

他当然渴望更多的了解Sirius,虽然这个男人陪伴自己的时间仅仅短短两年,Harry心中早已将其视作自己的第二个父亲。只是Draco一下子提出这个邀请,让上一秒还沉浸在自己与前死对头和好的震惊中的Harry措手不及。

“不愿意吗?”透过对方略带失望的声线,Harry看到金发男人迅速抿紧的嘴唇和缓慢收回的手指。

“当然愿意,Draco。”Harry用抓住金探子的敏捷握住对方的手。

* * *


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Harry还是被Narcissa的模样所吓到。霍格沃茨保卫战中那个尽管憔悴却依旧优雅不乱的金发妇人如今已只能坐在加了保护咒的轮椅上,她的眼神浑浊,除了Draco已经认不出任何人。

那一同前来的Harry她看起来不太高兴:“我说过不希望有外人同行,Draco。”

“他不是外人,母亲。”金发是莱特林跪在他母亲面前,把她更好的安顿在轮椅上,“他是Harry,Harry Potter,他是Sirius的教子。”

Narcissa被病魔折磨得苍白憔悴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你好,Harry。很高兴见到你。”

虽然仅与教父相处了两年,Harry不会不明白已逝的Black家主隐藏最深的秘密。Sirius的卧室里放着三张相片,一张是Harry还是婴儿时的照片,一张是格兰芬多四人组的合影,还有一张则是他与一个优雅美丽的斯莱特林少女的合照。照片里两个人紧紧挨在一起,彼此脸上都是年轻而又愉快的笑容。

Harry曾一度怀疑照片中少女的脸为何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直到他无意中瞥到Draco Malfoy与照片中少女七成相似的脸。

而这种猜测又在他在Malfoy庄园看到与照片中一模一样的历经沧桑却依旧美丽的脸后被证实,对方在听到Harry提到Sirius的名字时露出了痛苦而绝望的神情。

Narcissa Black Malfoy和Sirius Black,他们深爱着彼此。 他又想起之前Draco警告过他的话:“千万别在我母亲面前提起Bellatrix,是我母亲亲手杀死了她。没有用阿瓦达——母亲觉得那太快了,她用了很多酷刑咒语,最后还给她服用了一种让内脏缓慢溶解的魔药。那是我第一次在母亲身上看到Black家族的疯狂,很可怕,也很强大。”

在Bellatrix的索命咒下Harry失去了Sirius,如果这世上有人和他一样恨Bellatrix,那一定是Narcissa。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Mrs. Malfoy。”

“叫我Narcissa就好了。我早就已经和Lucius离婚了,我希望我能带着Black的姓氏死去。”女人露出一个不减昔日的优雅笑容,“我想和他葬在一起。”

* * *


午餐出人意料的好,这座尘封多年的庄园在二十年后再次被打开,家养小精灵们在见到Narcissa后简直激动的难以自己,她们使出浑身解数来招待女主人和她的家人。

是的,家人。Narcissa是这样介绍Harry的:“这是Harry,他是Sirius的教子,我的家人。”

Harry为此感到非常感动,他红着眼眶想用力地记录下这个被家人环绕的特殊时刻,Draco在一旁无声地递上一块手帕。

午饭时Narcissa给Harry说了不少他们年少时的趣事,那时候Narcissa还是一个害羞的少女,常常被Sirius捉弄,这时候Regulus就会跳出来职责哥哥太调皮,随即Bellatrix则会给Regulus一个恶作剧咒语一边大笑着嘲笑对方太过正经。 再然后就是Sirius低声下气地给Narcissa道歉,少男少女偷偷在暗处牵着手被Bella嘲笑他们是「分不开的连体人」。

那时候Bella还只是一个爱大笑的少女,而不是今日疯疯癫癫嗜血成性的Mrs. Lestrange;Sirius和Regulus即使身处对立的两个学院,也没有闹翻;Narcissa也依旧是那个被捉弄之后红着脸跑走的少女,不是现在即使撕开对方喉咙也能妆容不乱的Malfoy家女主人。

他们都变了,他们也都在一个一个地死去。

Harry看见Narcissa在笑,她笑着笑着就留下泪来了。

* * *


午餐过后Narcissa主动要求Harry推她到花园里走走,Draco则一头钻进了Black庄园的藏书室里。

午好的阳光特别好,Harry眯着眼,周围一切都是金灿灿的,美好得就像Draco拥抱他时搭在他肩上的金色发丝。

“这间屋子里还有一些Sirius的东西,我死了以后也不会有人再能进入这个庄园,我希望你能继承他的这些东西。”

“我想你知道Severus和你母亲的事?”Narcissa突然地提问,Harry点点头。

“Severus正在慢慢地走出来,这是好事。爱情,它很美,也很伤人。从Sirius死去的那一刻,我身体里的一部分也在渐渐死亡,只不过这两年它爆发得如此剧烈。我有时候也会想,如果我们当时勇敢一点,哪怕被家族除名,哪怕生活到没有魔法的麻瓜世界,Sirius会不会就不会死,我们会不会开心。”

“但是那样Draco就不会出现在我生命中了,或许在你眼里他是一个小混蛋。(Harry在这时摇了摇头)但是在我眼里他是世界上最好的孩子。”

Narcissa的目光随之飘得很远,她停止了说话,周围的一切都寂静下来。

Harry则再一次陷入关于Draco的沉思中,金发斯莱特林较从前的确变了许多,他更加成熟稳重,甚至能和Ron和谐相处了。

“Narcissa,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

“人有可能会爱上自己的敌人吗?”

TBC

  60 1
评论(1)
热度(60)

© 凉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