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生

尘归尘
土归土
宇宙即伊甸

 

【德哈】Lie to me

Lie to me


他讨厌伦敦的秋天,魔法不能改变这座城市的阴沉以及连绵不断的雨水,由魔法制造出来的蓝天更是让他莫名地烦躁。他被压抑太久了,他需要被释放。女人年轻的身影在他眼前浮现,他想去碰碰运气,这说不定是这个坏天气里唯一的好事情。

001

Harry正坐在傲罗部的办公室里,他的面前堆满了资料,一旁还放着好几个喝尽的黑咖啡的空纸杯。Ron坐在他旁边,眼下浓重的黑眼圈暗示着他的状态不比Harry好多少。

Victoria Brown,现年28岁,是隶属于魔法部交通司的一名普通女职员,于11月26日晚被发现死在家中,有被强奸和虐待的痕迹,最终的死因是刀砍咒穿过肾脏。

死者的魔法部职员身份让战争结束不久的人们陷入恐慌,唯恐是黑魔王与他的党羽卷土重来,即使亲眼看见伏地魔在他们的眼前飞灰烟灭的人们还是被恐惧迷惑,而失去了自己的判断力,并一致认为除了救世主Harry Potter和他的朋友们,没有人能承担起这次的调查工作。

金斯莱迫于公众的压力,只能把刚刚开始休假的Harry和Ron调回来继续工作。

“初步判断凶手是30岁以上的男性,刀砍咒对魔力有一定的要求,我不认为刚出学校的毛头小子有这样的能力使用这个咒语。”Ron从一堆资料中抬起头来,他的语气透露着一夜未睡的疲惫。

“而且是熟人作案,现场没有任何破门而入的痕迹,魔咒检测组也没有探寻到使用阿拉霍洞开的迹象。”Harry接话道,“所以我们暂时可以把嫌疑人缩小到三个人,Brown小姐的邻居Hosmer Fordham,她的同事Elias Whitney以及她常去的那家咖啡店的老板Mark Roylott.我相信通过适合的审问,我们能得到证据的。”

* * *


审问的结果让Harry很不满意,每个人都不承认杀死了Brown小姐。

“我不明白为什么魔法部不能让我们直接用吐真剂或是摄神取念,那会让破案的效率高十倍。”Ron一遍往嘴里塞着意大利面一边说道。

“那是违法的,Ron。吐真剂和摄神取念都会对接受方造成很大的伤害,魔法部不可能冒着这样的风险去审问一名嫌疑犯。”Harry接话道。

“或者魔法部可以让我们查查他们的魔杖,这样我们就能知道是谁使用了刀砍咒。”

“严格来说,魔杖是巫师的私人物品,除了本人的允许,别人没有自己对其进行操作。”Hermione端上一碗芝士焗南瓜,把目光转向她的男友,“你身为一个傲罗却对基本的法律一窍不通,Ron。”

Ron吐了吐舌,并没有因为女友的谴责而生气。Hermione是法律司的副司长,这是她的职业病。 “不过我倒知道有人可以不借助魔法也知道对方在不在说话,我认识一位微表情的专家。”她直接忽视了Ron一副“天哪Mione什么是微表情”的神情,把目光转向Harry,“不过要见他需要你做出一点牺牲,因为这个人是Draco Malfoy。”

002

“Potter先生,我非常抱歉的告诉您,没有预约是不能见到Malfoy先生的。”接待处的棕发女郎对Harry露出一个万分抱歉的神情,“而且预约已经排到下周三了。”

Harry有些惊讶,他不知道Malfoy在这个领域做得这么好。他对棕发女郎露出一个“that’s OK”的表情,理了理他的长袍准备离去。

“Harry Potter!”女人尖锐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Harry转过身去,他花了一点时间才认出叫住他的人是Pansy Parkinson。

“你来找Draco?”

这女人看起来一点也不惊讶,她的黑发在雪白的耳垂边晃动,对Harry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

Harry不知道他对这个前斯莱特林该抱有怎样的态度,他轻微地点了点头。

“Lucy,你为什么不让他进去?”Parkinson把目光转向接待的女郎,目光带了点责备。

“他没有预约。”

“大名鼎鼎的Harry Potter从不需要预约,我想Draco不会介意。”

“可是Malfoy先生说见他必须要预约,Parkinson小姐。”

“Well,我相信Draco能抽出一点时间来分给Harry Potter的,事实上每个人都愿意把时间分给他。你说呢,救世主先生?”


Parkinson看他的眼神太过讽刺,让Harry很不舒服,但他还是跟着对方进了Malfoy的办公室。

那是一间很不斯莱特林的办公室,办公室的门是透明的,在经过大门的时候Harry感觉到自己经过了一道由各种魔咒构成的屏障。

“检测咒和速速复原咒的组合体,Draco不喜欢有人在他面前伪装。事实上也没有人能做到。”Parkinson向他解释道。

办公室里的金发男人在听到Parkinson的声音后抬起头来,他穿着工整的西装,对Harry的在场感到有片刻的惊讶。

“Potter?你在这里做什么?”

“叙叙旧?”

“不用动用我的专业知识我都知道你在说谎,Potter。”Malfoy白了他一眼,“我的猜测是你有求于我,但是不好意思开口。”

他浅灰色的眼睛扫过Harry的脸,把对方的惊讶尽收眼底:“当我为你为什么来找我的时候,你咬了嘴唇,这说明你正在焦虑。你是有重要的事情才特意来找我的,而不是恰巧路过。所有事都可以分为两类,一是我有求于你,另一类是你有求于我。如果是我有求于你的事,比如你有了我的什么把柄,你的情绪不会折磨低落。这说明是后者,你有求于我。你刚刚一直在挠鼻子,这说明你试图掩饰有求于我这件事,因为男人的鼻子上有海绵体,想掩饰的时候就会痒。在我说完这句话后你的眉毛上扬,下颚下垂,这说明你很惊讶。而你的惊讶正证明了我说的是正确的。”

他停顿了一会儿:“我想我的这番表现应该让你放心把工作交给我了吧。”

003


穿着精致昂贵的西装和私人定制的深灰色长袍在魔法部疾走的Draco Malfoy格外引人注目,特别是当他身边还站着著名的Harry Potter的时候。

“你们最怀疑的是Hosmer Fordham对吗?”Harry用了一会儿才分辨出Malfoy是在用陈述句的语气问一个问句。

“的确,但是你怎么知道?”

“他的确最可能被怀疑,无业未婚的老酒鬼,有被捕的记录,Brown小姐曾向她的朋友抱怨过,她觉得Fordham在监视她。更何况刚刚Weasley提到Fordham的时候抓拳,这说明他很厌恶Fordham。他很有可能已经把Fordham当作了凶手了。”

“而你不这么认为?”

“我倾向于通过微表情而不仅是旁人对他的评价来判断。”他停顿了一下,“我看到了Weasley记录下来的审问他的片段,当他被告知Brown小姐的死讯的时候,他的眉毛倾斜了,这代表着悲伤。并且在之后,当提及Brown的时候,他多次出现了这个表情。一个凶手是不会对受害者的遭遇表示悲伤的,加上审问过程中他的下巴上扬,嘴角下垂,这是自责的表现,Fordham在为自己没能保护好Brown小姐而感到内疚。他对于Brown小姐的情感最多只是一些不合时宜的迷恋罢了。”

“所以你认为Fordham是最没有可能杀害Brown的人?”

“他是一个失业的酒鬼,典型的失败者。你向我提到凶手消除了现场的痕迹,一个酒鬼杀人后是不可能这么冷静的。相反,我觉得另外两位事业有成者更加可疑。”

“Elias Whitney是她在交通司的同事,所有人对他的评价都很好,他和Brown小姐的关系还算亲密,但据他们共同的工作伙伴说,这种亲密并没有进一步发展到情侣或恋人。”

“人在每十分钟的谈话中至少要说三次谎,Potter。他的同事也很有可能在撒谎,他们或者是被他威胁了,或者是不想引事上身。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大无畏的救世主精神。”

Harry忽视了对方略带嘲讽的语气,Hermione早就提醒过他在面对Malfoy的时候要多一点忍耐。

“Mark Roylott是她常去的那家咖啡店的老板,一个温和的已婚中年男人,Brown与他还算熟悉。”

“老好人型的男人,一般来说傲罗不会把这类人作为凶手。但是这种一概而论的想法是不准确的,我需要更多的询问他们的录像。”Malfoy理了理他的长袍,带有显然是对魔法部不满的语气说道,“因为傲罗部不愿意让一位年轻有为的微表情专家参与审问仅仅因为对方的前食死徒身份,多么公正的魔法部!”

被包括在Malfoy的抱怨中的Harry只能无奈地撇了撇嘴,金斯莱同意他借出存有录像的记忆球已经是特权了。好在Malfoy没有继续抱怨,他示意Harry搭住他的肩膀,他们通过门钥匙一起转移回了Malfoy建在麻瓜闹市区中的办公室。

* * *

“我认为凶手是Whitney。他对自己的表情管理得很好,他表现出来的悲伤和惊讶恰如其分,但是当他做出这种表情的时候,左右脸部的表情是不对称的,这说明他是在假装。加之在提到Brown小姐的时候,他的瞳孔放大了,这是性兴奋的象征,至少证明了他对Brown的想法已经超出同事之间的界限了。”

Malfoy喝了口红茶:“而Roylott也的确在说谎,对于他那晚的行踪,当你要求他回忆时,他的眼睛是向左看的,表示他在编故事。两个人都在说谎,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弄清楚他们为什么说谎。”

Harry狂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有太多人要审问了。”

“所以你需要我,”Malfoy挥了挥示意家养小精灵拿来一大杯热可可,“现在,喝了这杯可可回去睡一觉吧,Potter。”


004

Harry径直走过了Malfoy办公室前的接待台,他接连一周的串门已经让所有人都把他当作了Malfoy的熟人,他现在在这里可以自由出入。

Malfoy正在巨大办公室里的一张加长沙发上小憩,他睡着的时候不像平日里那样咄咄逼人,除了那身过于公正老练的西装,他看起来就像是当年刚刚离开霍格沃茨的Malfoy。Harry皱了皱眉,Malfoy比以前更苍白了,似乎也比当时又瘦了一圈。

被他凝视着的金发斯莱特林缓缓醒来,他睁开的眼睛在光线下是蓝色的,其中仿佛还夹着细碎的冰纹,Harry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突然猛烈地跳动了起来。

“So, Prince Charming醒来了?”Harry打趣地注视着对方。

Malfoy的目光却被Harry手中的杯子吸引:“你给我带了热可可?”

“有求于你,我们需要去一趟Whitney的办公室。”

* * *

我恨幻影移形,降落在魔法部时Harry这样想到,他总是不能适应幻影移形带来的眩晕感,在他印象中Malfoy则很擅长这个。

然而他印象中很擅长幻影移形的Malfoy正被一阵剧烈的咳嗽困扰着,金发男人苍白的脸颊因为剧烈的咳嗽染上了红晕,他弯着腰支撑着自己的身体。Harry冲上前扶住了对方,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脏被一阵突如其来的保护欲所占据。

“你还好吗,Malfoy?”

对方摆摆手示意他自己没事,他的眼睛因为咳嗽也染上了水色,Harry为此没法挪开自己的目光。Malfoy终于停下了咳嗽,他嗓音沙哑地向Harry解释。

“昨晚没睡好,有些感冒了。”

直觉告诉Harry对方在说谎,但他没法像对方一样专业地通过微表情来判断。

“好了,别担心我了。你今天带我来见谁?”

“Margaret Nolan,是Brown小姐的朋友,同时也是她和Whitney的同事。”

* * *

Margaret Nolan看起来非常紧张,她的目光在Harry和Malfoy之间扫来扫去,最终停留在Malfoy的身上。

“傲罗Potter,这位是?”

“Draco Malfoy,我的同事。”

Malfoy这个姓氏在魔法界不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姓氏,Nolan有些不自在地问道:“他的父亲Lucius Malfoy不是公认的食死徒吗?我更希望只和你对话,Potter先生。”

“Draco是我的搭档,你可以像信任我一样信任他。现在,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就开始了。”他低头翻动了一下档案,“在你看来Brown小姐和Whitney是怎样的关系?”

“普通同事而已。”她的左肩抖动了一下,Draco的眉头皱了皱。

“那Brown小姐又在工作之外的情况下提到Whitney吗?”

“非常少,你知道的,女人谈论的话题无非是男人,但是Victoria却几乎没有提到过Whitney先生,她没有想过和Whitney先生发展出超过同事的关系。”

“那你认为——”

“你回答的速度太快了,Nolan小姐。”Draco突然插进话来,“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什么?”Nolan的脸被明显的惊恐的表情占据。

“或者说我们换一个问题,你和Whitney有超出同事的关系吗?”Draco靠近桌面,他的眼睛牢牢地注视着Nolan的脸庞。

“没有,当然没有。”她的语调上扬。

“你和他上床了吗?哦不你和他不是床伴或是情侣的关系,在提到他的时候你的眉毛向上拉紧了,你在恐惧他,一个女人不会害怕自己的恋人。那么是他性骚扰你?他也在你面前表示了他对Brown小姐也怀有性欲,对吗?他威胁你了,所以你就对他对你朋友的骚扰视而不见?这真是一个好朋友该做的事。”

“Malfoy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Nolan的脸因为怒火而显得有些扭曲,“我怎么会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她转向Harry:“我申请立刻结束这次调查,不然我会起诉傲罗部对我进行人身攻击。”

“Fine,我也得到了我想要的。”Draco站起身,他的长袍毫不留情地扫过椅子的下摆,“Potter,我们走吧。”

“Malfoy!”Harry花了些时间才跟上斯莱特林的步伐,“你知道了什么?”

“Whitney有百分之九十五的可能是凶手,Nolan小姐是一个糟糕的撒谎者,我本来只是猜测,而现在我可以确定Whitney骚扰她,就像骚扰Brown一样。只是这位小姐不像她的朋友这样坚贞,她被骚扰了却不敢抗拒揭发他。Whitney因为她的言听计从而失去了兴趣,从而把目标转向Brown,他对懦弱的Nolan很放心,所以把他的想法透露给了Nolan。在他又一次去找Brown的时候,Brown小姐的反抗让他恼羞成怒,所以杀了她。”

“所以他们共同认识的人中知道他对Brown小姐有非分之想的只有Nolan,但是Nolan对他的恐惧已经超过了她说出真相的勇气,所以Whitney对此毫不担心。”

“没错。”Draco赞许地看了他一眼,“你比我想象的要敏锐。”

Harry露出一个微笑,算是接受了对方的赞扬:“至于Roylott为什么说谎,相信Ron很快可以得到结论。”

005

“不需要Malfoy的小花招我也知道Roylott和他的女店员有婚外情,他撒谎是因为那天晚上他是和他的情妇去约会。”

“你确定吗?”Harry颇为忧心地看了他的老友一眼。

“我也没有这么迟钝,dude。”Ron白了他一眼,“你也不必在Malfoy面前对我的调查结果这样怀疑吧。”

Harry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你负责去逮捕Whitney吧。”

他把目光转向Draco,后者正疲惫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感谢你的帮忙,你也回去休息吧,我欠你一个人情,Draco。”

男人没有回答他直接启动了门钥匙,消失了,只剩Ron用一副吞了鼻涕虫的表情看着Harry。

“Draco?Really?”

* * * 傲罗办公室空空如也,Harry拿起Roylott的档案做最后的归档,他的视线落到Ron最后一次审问Roylott的记录上,根据记录Roylott在Brown被害当晚去的酒吧是Grey。Harry的瞳孔收缩了,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是一家只对男性巫师开放的酒吧,而Roylott却说他当晚是和他的情妇一起去的。

他相信Draco的判断是不会错的,那么Roylott肯定有着更深的目的。他疯狂地向前翻动Roylott的简历,发现Roylott在第二次战争期间曾消失过,与他一同消失的是Lucas Lestrange。Harry对这个姓氏太过熟悉,一股不安的情绪充满了他的内心,就像他失去Sirius那晚一样。

* * *

Draco正在他位于麻瓜闹市区的公寓里,喉咙处传来的甜腥感让他知道自己可能要在这里死去了。

他一直觉得Weasley最后的报道不太对,但是他不清楚这种不安感来自哪里,直到Roylott在他的公寓里现身。

“我想和你做个朋友,小Malfoy先生,不知道你的父亲有没有提起过,我和他曾经是很亲密的朋友。”

“你对Weasley说谎了。”

“哦是的,”一向温和的咖啡馆老板脸上露出颇为自负的神情,“愚蠢的格兰芬多,不是吗?我承认我的第一个谎言,他就以为我说的都是真话了。其实那天晚上我是去参加一个食死徒的聚会,你会喜欢那个聚会的,就像从前一样。”

他拍了拍脑门:“光顾着叙旧,我都忘了我还有一个交易要做。你帮我杀了Harry Potter,我把你的魔力还给你。”

Draco笑了笑,没有答应或者拒绝:“你知道我失去了我的魔力?”

“当然。一个Malfoy选择了一个与魔法毫无联系的职业,一个Malfoy甘愿住在麻瓜的闹市区里,一个Malfoy面对陌生人的威胁却至今没有抽出魔杖。原因很简单,因为你做不到。”

“那你凭什么认为一个没有魔力的人可以杀死Harry Potter?”

“因为他信任你,唯一可以使Potter蒙蔽视线的是感情。他信任你,而且他在乎你。你只要装作不经意地在他的咖啡里加一滴致命的魔药,他会毫不犹豫地喝下去。”

Draco换了腿让自己坐的更舒服一点:“而你却认为我对他的感情不会影响我的判断?”

“well,你是一个Malfoy,Malfoy总是站在利益的一边。没有魔力的生活一定很辛苦吧,而且失去魔力会加速生命的流逝,如果我的消息可靠,你还有多少天的寿命呢,Malfoy先生?”

Draco站起来,绕着沙发踱步:“你是很了解Malfoy,但是你不够了解Draco,你的消息也不够可靠。你知道我失去的魔力去哪里了吗?Roylott先生,这里也有一句话我要奉劝你,魔力是很诱人,但爱也是一样。”

“是你!救活在黑魔王手下奄奄一息的Potter的人是你!你把自己的魔力给了他,来换取他的生命。你为什么会这样做?”

“我已经告诉你了,Roylott先生,因为我爱他。”

Roylott猛地站起身,他挥动着魔杖,所有的魔咒却都被挡在坚硬的防护罩里,他的魔杖在下一秒飞到黑发傲罗的手中。

“Harry Potter!”

前格兰芬多没有给他废话的机会,成打的束缚咒和消声咒丢到了他的身上,Harry启动了连接魔法部的门钥匙把他直接传送回了傲罗部。

“Draco,你还好吗?”黑发傲罗转向金发斯莱特林,后者的脸色极其苍白,迎接Harry的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不太好,我觉得我要死了。”Draco扯出一个搞笑的表情,“你该庆祝你很快就可以摆脱我了。”

“闭嘴吧,你这个混蛋。”一向坚强的男孩此刻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一定有办法的。”

“别费心了,Potter。说真的在你面前死掉真的是我对我死亡的最后一个臆想。”

“Shut up, Malfoy!我在努力救你而你却想着要死掉,而且真的,到了这一刻你还不愿意叫我一声Harry吗?”

Draco觉得Harry哭了,他知道小英雄一般不哭的,他温柔地捧起男孩的脸,他的唇印在对方的脸颊。

“哦Harry,我爱你。”

“Merlin’s beard! I love you too,Draco.”

魔法的回路从Harry的心脏蔓延到他的手腕处,连着他与Draco相握的双手没入对方的心脏。Harry通过他放在对方手腕处的手指感受到对方的脉搏正在恢复原来的健康有力。

“我认为你的魔力正在恢复,Draco。”

“Draco Malfoy的魔杖飞来。”

十英寸、独角兽毛做杖芯的山楂木魔杖在时隔五年后再一次飞回他主人的手中。

“我能感觉到你的魔力波动,Draco,我认为我们共享了魔力,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做到的。”

“让我也格兰芬多一次,姑且称它是爱的力量。无论如何,你救了我,Harry。”

“不,是你救了我,我只是欠你一条命而已。”

“so,我们只是在这里坐在这里继续聊天?”

“你知道我想做什么的。Read me,Draco.”

“一个来自你男朋友的吻,我猜。”他凑上前,“我会让你如愿的。”


END

  387 8
评论(8)
热度(387)

© 凉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