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生

尘归尘
土归土
宇宙即伊甸

 

【德哈】The road home

★来自@玄悲 的点梗,本来想写韦斯莱一家和德哈打嘴仗的最后莫名其妙写成了这个东西。记得爱我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The road home



001



在Draco Malfoy之前,Blaise Zabini从未见过一个斯莱特林陷入恋爱的模样。


他的母亲一生周旋在有权有势的男人之间,把美貌当作最锋利的武器,诱导着各类男人为她奉献金钱和生命。在他成长的记忆中,男女巫师聚集在母亲的沙龙,他母亲沾着香水气息的裙摆在人群中飘动,不时蹭过男巫师的膝盖。他记得母亲唇角的笑意和因美酒而染上红晕的脸颊,他知道那笑容不是因为爱情。


在他少年时期无数次造访Malfoy庄园的时候,他看见Lucius温柔的扶着他的妻子,Narcissa美丽的脸庞上带着温婉的笑意,他记得Malfoy夫妇接触对方时的神情,那神色是平静的,除了必要的接触,他们的双手从不在对方的身上停留,他们的目光交汇总是显得礼貌而生疏。他记得Malfoy夫妇在圣诞舞会上牵着彼此跳舞的场景,他知道那轻轻接触的双手不是因为爱情。但他们的继承人,Draco Malfoy向他展示的,却是最深的爱意。


“这世界上最难的事并不是杀死黑魔王,”Draco的唇角带着笑意,“而是在注视着Potter的绿眼睛的时候不去吻他。”


Draco向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Potter逃出庄园的晚上。黑魔王为Malfoy一家轻易放走了Potter而震怒,在黑魔王的诅咒下,Draco背部的肌肤不断地被黑魔法劈开,又不断地自行愈合。


Blaise知道自己的老友并不是什么坚强冷酷的家族继承人,相反,他是一个自私又胆小还极其怕疼的混蛋。


那晚被反复折磨的Draco却带着欣慰的笑意看着Blaise:“你知道吗?Potter是我故意放走的。”


Draco曾经这样爱着Harry Potter,让他愿意直面自己最害怕的东西——疼痛。



Blaise的魔杖碰了碰面前的书籍,书页自己朗读出了文字的内容。


“我的爱人,我的生命之光,我宣誓在今天与你结合。”


他满意地看着金光在Draco和Potter的指尖环绕,目光飘到一旁举起花束的Pansy身上。和他的母亲一样,他曾经最畏惧安定,但此刻家族订婚的戒指正环在Pansy的无名指上。


他的未婚妻朝他顽皮的眨了眨眼,代表着祝福的花束在黑发女孩的手上突然炸开,化作一把灰烬从她的掌心滑落。



002



Ginny Weasley直到前一天还在做着Potter夫人的美梦。


摊在她书桌上的羊皮纸上还画着她梦中婚纱的模样,得到Harry要和Malfoy结婚的消息的时候,她的脑海中还在思考未来孩子的名字。


然后那一刻,梦想四分五裂。



她其实也记得槲寄生下的那个吻,Harry的唇落在她的唇上后就没有再深入,他的目光扫过她的眼睛和头发,带着冷淡的神色,她知道自己没有Harry钟爱的发色和瞳色。


她其实也记得六年级时Harry对Malfoy几乎每时每刻的追踪,那时她以为只这是为了揭穿Voldemort的阴谋,却没有想到Harry对此献出了自己的情感。


当Harry看着他的父母在相框中跳着永不停息的舞的时候,说道自己也想要拥有一个深爱的人作为自己的伴侣的时候,她一直以为那个人会是自己。


她曾经为了帮助Harry对战黑魔王苦练的攻击咒语,却在此时击落了Parkinson手中为新婚的恋人送上祝福的花束。




003



在Ron Weasley的心目中,Malfoy一直是一个爱慕虚荣的胆小鬼。而事实上少年时期的Draco也的确是这样一个人,所以当他看到Harry选择了Malfoy而不是Ginny的时候,当他看到Malfoy挡在Harry面前牢牢的握住他挚友的手的时候,他的心里其实是疑惑的。


当他气愤地说出“他是一个食死徒”这句他最能想到来阻止Harry继续这场婚礼的时候,黑发青年的脸上却露出了严肃的神情。


“偏见,是多年前发起那场战争的原因。Voldemort厌恶麻瓜出生的巫师,就像你们现在反感纯血统一样。


偏见几乎毁掉了我们的世界,使魔法暴露在麻瓜的面前。Ron,我不希望这种想法再延续下去。”他叹了口气,把目光转向Malfoy,“再说我爱Draco,不会因为他的血统与他的曾经而改变,就像他爱我,也不是因为我是一个什么救世主。我想要一个不在意我身份也能接受我的人,就像你和Hermione当时接受我一样。”


他的目光流连在Malfoy的面庞,绿色的眼睛温柔得如同一汪湖水。




004



Hermione Granger是个谈判专家。在过去的近十年里,她用她的智慧和想法不断的影响着Harry和Ron,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寻找并毁灭魂器,Hermione有不小的功劳。


但是现在,她却没有办法劝说她的朋友放弃心中那愚蠢的恋爱的想法。


Harry早就在她没能注意到的情况下长成了一个成功的演说者,他是James Potter的儿子,他天生就拥有使人相信他的力量。她也从来不知道Harry是这样的领导者,他早已变得足够坚毅,不会再为别人的想法而改变自己的选择。


“尽管如此,Harry,我不认为Malfoy做好了和你共度一生的准备。Lucius Malfoy会冻结他所有的财产,别说你会住在格里莫广场,你早在战争结束就把它捐给凤凰社了。”


她扬起头,Draco Malfoy是一个依靠Lucius生存的没长大的少爷,她知道她会击碎这对小年轻对未来美好的展望的。




005



Pansy Parkinson为Granger的话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


她是全格兰芬多最聪明的女孩子,Pansy承认,但是格兰芬多的聪明并不等价于斯莱特林的精明。


“我从成年以后就开始逐步转移Malfoy家的财产了,受我个人控制的金库里的财富可以抵得上Weasley家十余年的收入。Malfoy庄园当然还在我父亲的掌控之下,但我想Harry也不希望会回到那里居住。我在英国郊区有自己的庄园,没有Malfoy庄园那个大,但对于Harry和我来说已经足够了。即便这些都失去了,Black家族的一部分金库我仍有操控权,所以Granger,请你放心,一个Malfoy永远都可以保证自己拥有高品质的生活。”


Pansy看到Weasley一家痴呆的神情和Granger脸上僵住的笑容,当然还有Potter眼底迸发的爱意。小英雄Potter,终于展现出了他血液里斯莱特林的一面,为他爱着的精明恶劣的坏小子Malfoy。


“我们缔结的契约是牢不可破的,Granger。”Draco扬了扬他和Potter交握的双手。


“你不会和他走的,Harry,你知道你只是在把自己拖向泥潭。”Weasley们在做他们最后的无用的挣扎。


“No.”小英雄Potter笑着靠在了Draco的肩头,“I’m coming home.”




END

  299 8
评论(8)
热度(299)

© 凉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