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生

尘归尘
土归土
宇宙即伊甸

 

【德哈】After Quidditch

★一个肉渣,第一次炖肉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摊手】


After Quidditch



Harry努力使自己不去想Malfoy,这在对方就在他旁边隔间冲澡的时候变得很困难。


一般来说,Harry绝对不会选择Malfoy旁边的隔间。但在结束一场魁地奇训练后,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队的球员悉数涌入魁地奇球场旁边的临时浴室,Harry和Malfoy作为队长完成整理工作后进入浴室时只剩相邻的两个隔间。


Malfoy专用的洗发水的味道通过隔间的门缝弥漫在Harry的隔间,甜腻的茉莉花香味道充斥着Harry的鼻腔,他从来没有意识到冷酷自大的Malfoy身上会有这样清新的味道。


身处Malfoy身边的隔间让呼吸都成了负担,当水流滑过Harry的小腹的时候,他想到的却是Malfoy苍白却健硕的身体在水雾中的模样。


他重重地喘了一口气。


“你怎么了,Potter?”Malfoy的声音从隔壁传来,成了浴室里最后一副催情剂,这下他真的呼吸困难了。


“Potter?”Malfoy的声音里藏着担忧的语气,Harry没法回答他,因为他正忙着让自己正常呼吸。


金发的斯莱特林拿什么东西敲了敲浴室隔间的墙壁,接着那面墙消失了,Malfoy全身只裹了一条浴巾站在他面前。


说真的即使在这种时候Malfoy手里依旧拿着他的魔杖?



* * *



Draco喜欢在淋浴的时候欣赏自己的躯体。


他对自己的身体非常满意,尽管一个Malfoy不是会穿着紧身T恤在人前大秀身材的类型,但是他仍然保持着宽大长袍下的一副好身材。


他猜测Potter一定也在格兰芬多长袍下藏着一副会让女Weasley尖叫的身材,他可以在魁地奇比赛中与Potter的每次撞击中感受到对方手臂的曲线和腿部的轮廓。


Potter在这时候重重地喘了一口气,像是呼吸不畅的人会发出的声音。


“你怎么了,Potter?”


没有人回答。


“Potter?”


Draco开始有些担心了,他不清楚Potter有什么隐疾或是心脏疾病,但是他知道Potter一定遇到了什么麻烦。


他拿魔杖点了点隔着他和Potter的那面墙,消失的墙后站着一个扶着隔间另一面墙的Potter,正用疑惑的目光注视着Draco的魔杖。


“Always get your wand prepared,Potter.”


格兰芬多的目光从Draco的魔杖移动到他的两腿之间又迅速移开,脸颊变得通红。


“看来你正义的格兰芬多大脑里还是有点下流的想法的,Potter。”Draco露出一个他最擅长的假笑,大多数女孩会为他这个笑容而疯狂。


Potter看起来就要晕过去了,Draco上前一步,捞住正在下滑的小英雄。他的唇扫过对方的颈部,Potter为此一阵战栗,而后立刻顺势靠入Draco怀中。


“钟爱斯莱特林,Potter?”


“才没有。”黑发格兰芬多在他怀里小声说道。


“那就是钟爱我。”Draco用他的舌尖扫过Potter的唇边,满意地听到对方更加急促的呼吸。


“呼吸,Potter。”


“我不能,这里太热了。”


“那么让我来帮你。”


Draco的舌头长驱直入,他知道他有一条如灵蛇般的舌头,而且他知道怎么使用它,Potter在他怀里彻底瘫软了下来。


“Malfoy,这里是公共浴室。”Potter的拒绝听起来毫无说服力。


“水声很吵,而且我会施静音咒。”他的手指在Potter的后颈打着圈,“还是你想要拒绝我?”


“不,我——”Potter的话再次被Draco用接吻堵了回去,同时他的手却违背他说的话拉开了Draco裹在下半身的浴巾。


Draco把Potter抱了起来,在他的唇在对方的胸前活动的同时,他的手指在Potter的下身开阔,等待着最后的冲击。


“Draco——”


Draco的动作顿了顿,这不是Potter第一次叫他的教名,长时间以“疤头”“雪貂”相称使他忘记了Potter原来也可以这样充满情欲地呼唤另一个人的名字。


他被点燃了。


他的魔杖——不是通常意义上的那根撞进了Potter的体内,Potter圈在他脖颈上的手臂猛地收紧了,他听到对方的喘息变得更加急促和浓重。随着他的撤出,他感受到Potter整个人溜进了他的怀里,他的手臂紧紧地怀住Draco。


这下Potter是真的晕过去了。



* * *



Harry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枕在金发斯莱特林的大腿上,对方已经穿好了斯莱特林长袍,自己身上也是干净的格兰芬多长袍。


Draco正在看书,他的手正抚摸着Harry的头发,显然没有意识到对方已经醒来。


“Malfoy?”


“你醒了?”Draco看向他的眼神太过温柔,以至于Harry觉得这是个被人偷换的Draco Malfoy。


“我的衣服是怎么回事?”他记得他晕过去的时候还是浑身赤裸的。


“哦,感谢我的魔杖。”Draco露出一个假笑,“一个简单的穿衣魔咒。”


Harry为他把目光再一次移到Draco的另一根魔杖上而感到脸红,他急急忙忙地想要站起来,却被一阵突如其来的眩晕击中。


他被Draco一把捞入怀里,他闭着眼在对方怀里缓解自己的眩晕。


“你太累了,Harry。”Draco亲吻了他的眉角,“我送你回格兰芬多塔楼吧。”


Harry从来没有想到一次临时起意的sex能带给他这么多,但这的确是他一直想要的,而且看起来也是Draco一直想要的。


“当然,”Harry靠进Draco的怀里,任由对方握紧他的手,“谢谢你,Draco。”


迎接他的是斯莱特林太妃糖味道的一个吻。


END




  354 11
评论(11)
热度(354)

© 凉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