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生

尘归尘
土归土
宇宙即伊甸

 

【安德的游戏】【维京兄弟】

配对:彼得×安德 亲情向
声明:除了ooc其他都不属于我

我xjb写各位xjb看


01

人生真操蛋。这是77岁的彼得·维京带着刚刚致自己于死地的残破心脏回到5岁时的身体时脑海里蹦出的第一句话。

人生也很美好。这是他看到自己刚满一岁的弟弟用肉嘟嘟的小手抚摸自己脸庞时脑海中蹦出的第二句话。
但这美好中还是充满着操蛋。这是安德温柔的抚摸突然变成了毫不留情的一巴掌后伴随着自己的尖叫声时他脑海里蹦出的第三句话。

“哥哥醒了。”安德转过头,用一岁孩子不该有的冷静语气对他的父母说。

我应该已经伤害到他了。彼得想。很好,好不容易混到世界霸主的地位准备安安静静死去的我带着这颗明明是77岁的老人才有的残破心脏回到了刚刚拆除监视器的那一天,被恨我的家人环绕,这个世界真的太他妈公平了。



02

破碎的心脏彻底断掉了彼得可怕的战斗欲望,反正这颗心脏也承受不了儿时的他常有的怒火和暴力行为。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去,所以也不想要重走上一次的步伐步步为营重新做上地球霸主,他甚至不再关心虫族什么时候会毁灭地球。

「反正我会在那之前死去。」

他的态度影响了安德,这个曾经被他威胁着要杀死的弟弟现在喜欢上了和彼得待在一起,上一世积累的经验让彼得比拥有与他同等智力的华伦蒂更明智,他政治家的外交手段也发挥了作用。他曾经对弟弟又爱又恨,但时间消磨了仇恨与不忿,只剩下爱。

即便是保持着超脱如百岁老人的自在平静,他的心脏还是给他带来了许多麻烦。被摘掉监视器让他成为了一个“平庸”的孩子,学校里一直忍受着他的孩子的怒火一次又一次爆发,被磨去了一半血性彼得第一次体会到了安德被凌霸的感受。

但这一次为他出气的不是自己,而是他年幼的弟弟。他在安德的怒火中看到了安德一直恐惧自己成为的样子——上一世的彼得。



03

华伦蒂紧接着被拆掉了监视器。接着是安德。

彼得痛恨拉格夫的做法,也痛恨他们让安德再一次体会被凌霸后被迫杀人的痛苦。但这是必经之路,除此之外他不知道如何能让安德通过考核进入战斗学校。这种怒火让他一整天都处于胸口刺痛的情况,直到安德在夜晚钻进他怀里时疼痛才有所改善。

六岁的男孩钻进他的怀里想要哭却不敢哭,似乎是怕自己的情绪勾起彼得被拆除监视器的悲伤,他不想看到哥哥再一次抓住胸口脸色惨白地倒在自己面前。

安德是个没什么安全感的人,他从小就因为是老三而被人嘲笑,父母也在言语间透露出自己是个负担。现在他被拆除了监视器,便以为自己失去了所有被宠爱的理由。彼得想起上一世在奄奄一息时与安德的一次长谈,彼时安德是他的死者代言人。

“我从来没有想要击败你。”弟弟脸上的疲惫通过安赛波从几十光年外的殖民地传来,“我想让你喜欢我。”

他抚摸着弟弟的头发,说出了上一世没敢在安德清醒时说出的话:“我很抱歉,安德,我知道你的感受。无论今天明天未来发生什么,我都会爱你。我是你的哥哥,我永远爱你。”

安德在他怀里第一次像个正常六岁男孩一样哭了起来。



04

他预见了拉格夫的到来,他也预见了安德选择离开的决定,但他没有预见离开前安德拉住他问道。

“你会永远爱我吗,彼得?”

他看向男孩浅蓝色的眼睛,语气坚定。

“我会永远爱你。”



05

他坐在安德亲手建造的小船上,安德在他的周围游泳,被战斗学校训练出来的一身肌肉黝黑发亮。“我想要一个湖,我一直想要一个湖。”安德把头搁在手臂上倚在木舟边缘,看向他的眼睛中不知道是湖水的反光还是泪光。

“等你打赢了战争想要一片海洋都可以。”这应该是华伦蒂的工作,彼得想,华伦蒂擅长用爱来劝说甚至胁迫他人,他只会用恐惧。

“我不想去。我打不赢的,他们想要的是你,最初是你,现在也还是你,如果不是你——”

“如果不是我被心脏拖累。”彼得截下他的话头,“说实话,安德,军方让我来劝你,但我不知道从何劝起。我自己都不关心这场战争的结果,反正被这颗心脏拖着我总是要死的,说不定还能死在这场战争之前。”

安德从湖中翻身进入木舟,他怒视着彼得,像是对方说错了什么。

“你知道我说的是对的,安德。”彼得捏捏自己的手臂,“我的肉是死的,我的心脏也快死了。太阳才落下一半,而我已经觉得冷了。”

接着他被矮他半个头的安德从背后抱住,太空环境压缩了安德的身高却助长了他的力气,他被小四岁的弟弟搂着,不知是眼泪还是安德头发滴落的湖水砸进他的颈窝。

“你不会冷的,”安德收紧他的手臂,“我不会让你冷的,你看这样不就热起来了吗。”


直到太阳完全落山,安德才松开他的手臂,变回他记忆中那个指挥官:“我们回去吧。”



06

安德的精神状态被逼到了极点。他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每天只能吃下不足一个十岁男孩正常食量三分之一的东西。但这一夜他睡得特别安稳,醒来时他发现自己正枕着彼得的手臂。

他的哥哥正处于长高的年纪,看起来比几个月前高了不少,但眼底还是有一片乌青。

“彼得。”

他的哥哥点点头,彼得手掌抚摸他额头传来的温热让他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这个星球的一切都是机密,你怎么能出现在这里?”

“我是彼得·维京,未来司令安德·维京的哥哥嘛。”他没有正面回答弟弟,其实无非是告诉了军方自己重生而来的真实身份。

安德点了点头,他的好奇心正在被疲惫吞噬。彼得心疼地望向弟弟眼底的乌青和消瘦的脸颊。

“再睡会儿吧。我不走,等你睡醒了还要陪你吃早饭呢。”

安德信任地往他怀里凑了凑,立刻陷入了睡眠。



07

彼得在等着死亡的到来。

但死亡没有在摘除监视器的时候到来,没有在安德离开家前往战斗学校时到来,没有在洛克第一次出现时到来,也没有在安德打赢虫族时到来。于是他开始觉得死亡再也不会到来,他觉得顺着自己的想法认真活一次。

于是在前往新殖民星球的飞船上,除了英雄安德·维京和德摩斯梯尼,还有了与德摩斯梯尼一直不对盘的洛克。

“他们有五十年的时间来探索究竟德摩斯梯尼和洛克是谁。”华伦蒂说。

彼时安德正枕在她的大腿上阅读德摩斯梯尼和洛克的文章,彼得则在一旁用他惯用的语气讽刺人类有多容易被煽动。



END

  40 2
评论(2)
热度(40)

© 凉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