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生

尘归尘
土归土
宇宙即伊甸

 

【德哈】Helium

Helium


*取名废瞎取的名字,只是单纯觉得这首歌很好听(我真的不是学化学的!)

*ooc得自己都想打自己


001


Draco托着腮坐在魁地奇球场边的看台上,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正在进行他们本学期的最后一场比赛,这也是大多数魁地奇球员们在霍格沃茨的最后一场比赛——原本的六年级升入七年级,一部分因战争原因错过七年级的重归学校的八年级。


这也是一年级之后Draco第一次在看台上观看Potter飞行,斯莱特林魁地奇队拒绝了他归队的请求。尽管最初不愿承认,但Draco正在慢慢习惯被自己的斯莱特林孤立,黑魔王统治时期气焰大盛的Malfoy家族却在战后落到了人人避而驱之的地位。曾经人们会称呼Malfoy家族为“古老的纯血家族”,这让Draco曾为自己的姓氏感到十分骄傲,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Malfoy这个姓氏的前面会加上“战争犯”这三个字。


他又把视线转回到Potter的身上,Harry Potter的名字即使是刚刚学会说话的孩子也知道,尽管Potter多次拒绝,魔法部还是为他在魔法部大厅里建造了一座镀金的雕像,让Potter成了真正的黄金男孩。握着老魔杖的Harry Potter站在魔法部的大厅里,微笑着注视着来来往往的人们。Draco曾和那个Potter对视过,雕塑有一双和Potter一模一样的绿色眼睛,但是Draco清楚地知道这不是真的Potter,因为这个他熟悉的敌人从来没有对他露出过这样的神情。


惊呼声把Draco从回忆中拉出来,透过混乱的人群,他看到Potter红色的身影正在快速地下坠。



002


Draco徘徊在医疗翼的门口,Lucius和Narcissa嘱咐他要对Potter友善一点的话在耳边回响。Potter救了他的命,把他从那场大火中拉了出来,他骑着飞天扫帚的身影出现在Draco的每一次噩梦中,即便时隔几月,Draco仍然记得Potter当时掌心的温度。


“你来看Harry吗,Malfoy先生?” Madam Pomfrey是霍格沃茨除Snape外唯一一个对Draco友好的人了。


Draco慌乱地点了点头,他猜Madam Pomfrey一定看到他手上拿着的巧克力了。


“那你快去吧,”她朝Draco俏皮地眨了眨眼睛,“趁Harry还睡着的时候。”


在医疗翼探望Potter的这个想法让Draco感到恶寒,他放下巧克力,没有再多余地看对方一眼就准备离去,身后却传来Potter迷迷糊糊的声音。


“你能把我的眼镜递给我吗,Draco?”



* * *



“目前的推测是Harry在坠落的时候撞到了后脑,导致他的记忆出现了偏差。在Harry现在的记忆里,你——Draco Malfoy是他最好的朋友。”Madam Pomfrey把抱歉的目光转向Granger和Weasley,“而你们在他心中只是普通朋友。”


“朋友?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Draco几乎是愤怒地说道,“我差点就要以为Potter是在侮辱我了。”


Madam Pomfrey给了他一个责备的目光:“这在Potter先生的记忆中是可以实现的,因为在他心中Severus和Remus也是一对挚友。”


“而这给了我更多扣格兰芬多分的动力。”Severus在一边接道,“感谢Potter,我会尽我努力把格兰芬多沙漏扣到负分的。”


“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现在我想知道的是,Draco你是否愿意在Harry恢复记忆之前假装他的朋友呢?”


Lucius的话又在Draco的脑海中响了起来,这是Potter第一次向他抛出橄榄枝,似乎是为了弥补一年级时对他的拒绝。他在Snape近乎严厉的目光下点了点头。



003


Potter对朋友这个词的理解实在是超出了Draco的想象,即便当他身处斯莱特林社交圈中心的时候,也从没有人这样乐此不疲地黏着他。


似乎在Potter的概念里一起泡图书馆是加深友谊的最好途径,Draco有很多次都想要拒绝他,但是当Potter绿色的眼睛带着请求的神情看着他的时候,Draco意识到这正是他这么多年来渴望的东西——被Potter当作一位很重要的朋友友好地对待。


于是每天在图书馆里和Potter一起学习便成了Draco除课业外最重要的事,Potter非常乐意辅导他的黑魔法防御课和变形术,他也愿意帮助Potter完成他的魔药作业,尽管在他的帮助下Potter依旧完不成他的魔药课论文。


“如果Hermione在这里她会盯着我看我把论文写完的。”Potter把脸贴在羊皮纸上,侧着头望向Draco。


“那你为什么不和Granger、Weasley一起学习?”Draco低着头装作在看自己的占卜学作业,心里却为Potter的语气而感到有些吃味。


“他们总是过度关心我,Hermione总爱说Harry你是不是太累了Harry你做噩梦了吗Harry你要不要歇一歇。他们的关心让我窒息,而你从来不问我这些。”


“我从来不问是因为我知道你不在乎我怎么想。”


“我在乎的。”Potter拉了拉Draco的袖子示意他看向自己,“我一直都在乎的。”


Potter的眼睛里露出的是关切而真诚的神情,就像魔法部大厅里的那座雕塑一样,他眼神中的坚定几乎要让Draco认为坐在自己面前的不再是Potter了。他的心却为这个想法刺痛起来,让他想起Potter现在正处于记忆混乱的状态中,而他认识的那个真正的Potter从来没有也绝对不会对他露出这样的神情。


他的理智告诉他要分清楚现在的Potter和真正的Potter之间的区别,但是有Potter陪伴的日子里让他感觉到来自斯莱特林的无视而来着另外三个学院的鄙夷和捉弄显得不关紧要了,因为这是他第一次,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


Potter再次拉了拉他的袖子,Draco的神情柔和了下来,他笑着撸平了对方睡得翘起来的一撮黑发,Potter为此而害羞地红起了脸。



004


距离Potter从那场坠落中醒来已经过去一个月了,Draco开始习惯Potter的陪伴,尽管对方没有意识到,有Potter在身边帮他避免了许多来自低年级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的恶意攻击。


“Draco!”坐在他身旁的黄金男孩戳了戳他,“周六晚上有空吗?”


Draco点了点头并递给他一个疑惑的眼神。


“那你晚上六点半记得来厨房找我!”格兰芬多露出一副神秘的神情,旋即无视了一脸茫然的Draco。



* * *



找到厨房花了Draco一点时间,毕竟在他前七年的学习生涯中从未有过来厨房偷东西吃的经历。Potter正在厨房里忙忙碌碌,霍格沃茨的小精灵们在一旁用无比悲怆的神情注视着他。


Draco被这幅场景彻底逗笑了,他记得当Malfoy庄园的家养小精灵没有活可以干的时候那副模样。


“Draco你来了!”黑发的格兰芬多兴奋地看了他一眼,“我刚刚把派烤好。”

“今天是霍格莫德周,你不和Granger他们出去玩吗?”Draco尝了一口派,Potter的手艺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好。


“人们都认识我,一点私人空间都没有,多没意思。再说你也没去嘛。”


Draco一向是喜欢热闹的,霍格莫德村曾是他最喜欢的地方之一。但是现在,即便是在猪头酒吧喝杯黄油啤酒,他标志性的发色还是会为他带来许多不友善的目光。


“那你又是怎么想要要和小精灵抢工作的呢?”他引开了话题。


“在霍格莫德周的夜晚给我的朋友做餐晚饭并没有什么问题吧?”


“我不相信你给Granger和Weasley做过饭。”


“他们和你不一样的,Draco。”Potter插起一块松饼递给Draco,“你比任何人都重要。”


Draco的心脏狂跳了起来,他期待这句话已经好久了。


“对我来说你也是一样的,Harry。”



005


Draco缓慢地降落到地面,Harry从空无一人地看台上跑过来给他一个拥抱。


“你飞得很不错,Draco,我真希望上一场比赛里可以有你。”男孩的语气里透着些许失望。


Draco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笑容,自从被斯莱特林魁地奇队拒绝之后,他再也不愿意在有人观看的时候飞行,他没法在飞行的时候还防范着不知会从哪里飞来的恶咒。


他们并肩走向球员休息室,休息室的门却在Harry走入之后关上了,失去了光源的屋子里瞬间一片黑暗。


Draco对着锁住的门施了几个咒语,但那扇门却纹丝不动。他懊恼地摇了摇头:“一定是有人知道我下午会来飞行从而搞的恶作剧,看来我们要在这里待到有人来,我真想看看这些人发现自己同时也恶作剧了黄金男孩之后的表现。”


他转向身后,突如其来的黑暗让他一下无法适应,眼前一片漆黑。


“Harry?”


“我在这里。”Draco寻着声音看去,黑发的格兰芬多正抱着膝盖坐在角落。


“你没事吧,Harry?”Draco担忧地看向男孩,“你害怕吗?”


“这里总让我想起姨父家的碗柜,那时候我总是很害怕被一个人关在里面,那里面很黑,一旦被关进去就意味着我又要饿好几顿了。”


Draco咬住嘴唇来遏制住将要脱口而出的恶咒,他熟悉的Harry是永远会把朋友护在身后的一头雄狮,但现在的Harry却脆弱地想一只只想蜷缩在黑暗中的猫。他在Harry身边坐下,握住对方的手,男孩立刻把头搁到了他的肩上。


“但是我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却是我最自在的时光,我最多只是一个被虐待的孩子,姨妈姨父也不会真的饿死我。我不用承担去杀死Voldemort的责任,不用承担保护整个魔法界的责任,更不会像现在这样,连上街都成了烦恼。”


“你所厌恶的东西,Harry,却是曾经的我最渴望的。我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害怕我让父亲失望,害怕我让家族蒙羞,害怕你远比我优秀。但是现在,即便是我的父亲已经不再对我抱有任何期待,即便是我的家族已经名誉扫地,即便是我知道我们的身份已经天差地别而我没有资格再和你比较的时候,我仍然生活在恐惧中。我害怕你有一天会清醒过来,会想起来我们不是朋友而是敌人。到那时候,我就又会成为一个人了。”


Harry侧头看了金发的男孩许久:“对不起Draco,我骗了你。我没有失去记忆,我记得所有事情,记得我一年级的时候拒绝你。我只是看到你太孤独了,我想借这个机会陪着你。”


黑暗中Harry看不清对方的神情,Draco收回了他的手,只剩身边的温度证明他不是一个人。


“拜托你别生气好吗,Draco?”


“可是你为什么在意?”


“什么?”


“你为什么要在意我孤不孤独。三个学院攻击我,就连我的斯莱特林都无视我,哪怕你对我毫不在意,也不会影响你救世主的名声。”


“因为我想和你做朋友——”


“你一年级就拒绝了我,Potter。”


“求求你不要叫我Potter。”Harry几乎因为痛苦缩成一团,“我…我…”


他咬着唇,像是做出了什么生死抉择一样:“我本来打算藏一辈子的,我知道说出来之后我就会失去你的。我——我喜欢你。”


Harry闭上眼睛,像是等待着行刑的囚犯。Draco很久都没有说话,Harry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小时候的碗橱里,眼前是无穷无尽的黑暗和等待。但是心脏处传来的疼痛是如此的剧烈,泪水刺痛了他的眼睛,就连门缝处透出的光都变得模糊一片。


有人小心地从身侧抱起他,把缩成一团的他整个搂到了怀里,Draco的手轻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发。


“你这个蠢货,我没说话不代表拒绝。”Draco在他耳边轻轻地说道,“相反,我对你抱有同样的感情。”


“Draco?!”


“说真的如果我不问,你要装失忆装到什么时候?”


“或许会装一辈子吧。”Harry的声音中还带着些难以置信,“做你一辈子的朋友也挺不错。”


“那如果我一开始就拒绝做你的朋友或是借此害死你呢?”


“你不会的。”黄金男孩回答地斩钉截铁,“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更何况你有Narcissa那样的母亲,在母亲的爱下长大的人终归是有善的一面的。”


他把头靠在Draco的颈窝,Draco的侧脸贴在他的额头:“再说为了找到你,冒一点小风险也是值得的。”



Harry开始习惯性地思考当别人看到他和Draco的模样会怎么想,但是他很快终止了自己的想法,这是第一次,他可以自己选择一个爱的人,这也是他第一次意识到: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END


  265 6
评论(6)
热度(265)

© 凉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