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生

尘归尘
土归土
宇宙即伊甸

 

【德哈】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夏天

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夏天


地窖在庄园最深处的地底,Harry可以想象在百米之外,在同样深度的地方,躺着这个古老家族的历任家主。厚重的围墙也挡不住夏天的太阳辐射出来的热量,沉重的镣铐扣住双手双脚的地方出了汗,汗水刺激着他被粗糙的金属摩擦出来的擦伤。


救世之星Harry Potter,现在成了Voldemort的阶下囚了。


Malfoy坐在上好的红木制成的椅子上看着他,他们之间隔着一排生锈的铁栏杆。那男孩看起来并不为自己得到看守Harry Potter的这个任务而感到骄傲,他的脸上时常挂着担忧和恐惧的神情,这种恐惧是如此之深,以至于在Harry——他最不愿意展示软弱的人的面前都无法隐藏。


他不知道他和Malfoy是怎么滚到一起的,他们明明是最仇恨彼此的人。或许是对未来充满恐惧,或许是夏天太过炎热。Malfoy打开了囚笼的门锁,却打不开Voldemort亲手给他戴上的镣铐,他把他按在囚笼的墙上,墙体是暗红色的,他知道这是Voldemort在这里折磨麻瓜种和哑炮留下的痕迹。Malfoy也吻他,他的吻不像是一个得体的古老家族继承人会有的吻,他更像是在撕咬Harry的嘴唇,亲吻到他们的口腔中都充满了彼此的血液才停下。


结束之后他会躺在Draco的怀里,这是他唯一会唤他Draco的时候,即使是在高潮和快感中,他也只会叫他Malfoy。那时他们躺在肮脏的地板上,身上是汗液和精液。Draco举起魔杖,对着被气味吸引而来的蚊子丢去一个又一个阿瓦达。


地窖里很难,Draco也不喜欢用荧光闪烁,他们看不清彼此的脸,但是他能感受到Draco的吻,十八岁的男孩的吻落在他的小腹、胸口、锁骨和脸颊,但是Draco从来不会亲吻他的嘴唇,就像是当他刺进他的身体时从不会看着他的脸。


“我爱你,Potter。”Draco的头埋在他的肩胛,他不知道为什么在欢爱过后Draco也依旧叫他Potter。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Draco搂着他,他的胸腔被Draco的手臂压迫着,几乎要喘不过气,那男孩的声音颤抖着,他的眼泪滚落在Harry的锁骨上。


他在那一瞬间明白了Draco的逃避和恐惧——他爱Harry Potter,他觉得自己配不上Harry Potter。


他的唇落在Draco的唇上,他逼迫对方睁开眼睛看着自己,他把爱语藏在不断深入的吻中。


“我也爱你,Draco。”




 —————   我是HE的分割线   ————————




Hermione炸开地窖大门的时候他还在犹豫,Ron砸碎了他身上的镣铐,溃烂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下。Draco惊恐地看着突然闯入的格兰芬多们,在外来的光线下,一个月来Harry第一次看清楚他的面庞。


这是他爱人的脸庞。


Hermione朝斯莱特林扔了一个全身束缚咒,他在逃离庄园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看见了Draco正缓缓倒下的身影。



夏天过去了。



END

  92 5
评论(5)
热度(92)

© 凉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