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生

尘归尘
土归土
宇宙即伊甸

 

【德哈】Stranger

* 很短

* 最终还是没舍得写BE


Stranger


他知道自己忘记了什么。


他时常会感觉到空白,就好像流水在遇到堤坝时戛然而止,他的记忆也是这样,像是被看不见的高墙阻隔了起来。 


Hermione认为这是魂片被清除后留下的后遗症,应该是他被Voldemort的死咒击中时魂片移动了位置或是在他脑海中炸开成一堆碎粒,挡住了他记忆中的某些角落。Ron,和Hermione一样,一向热衷于帮助他解决各种问题,但是这一次他并没有显得那么积极,似乎是因为Harry忘记某个人这件事正合他的心意。


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去回忆,他知道记忆中曾经存在过这么一个人,他知道他是有实体的,他甚至可以在睡梦中触摸到他。但他又是虚幻而模糊的,与Harry擦肩而过的每一个陌生人都有可能是被他忘却的陌生人。


这种实在而又虚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会在和朋友的交谈中提到这个人,但话语却会在将要出口的那一瞬间停止,他走过霍格沃茨的每一个角落,他记得对方双手的触摸,他记得打在他脸上的拳头,他记得落在水池里的眼泪,他记得槲寄生下粗暴的吻。


但是他记不得对方的样子,他喊不出他的名字。他总是在自己的记忆中追逐那个模糊的影子,但被总被隔绝在高墙之外。


只要再上前一步,一小步,他就可以看清对方的模样了。



***



他在Snape教授的办公室门口撞到了一个男人,那是一个金发蓝眼的青年男子,和Ron差不多高,看起来和他一样大。年轻英俊的男人被包裹在长至小腿的黑色袍子里,他的指尖在扶起被自己撞到的Harry时小幅度地颤抖着。


他认识自己,Harry想。


“对不起,先生。是我不小心撞到你了。”


“没关系。”


男人就连声音也在颤抖,他金色的睫毛飞快地眨着,似乎在抑制将要喷涌而出的情感。他的目光——Harry从没有见过这样蓝的眼睛,在Harry脸上贪婪而又细致地游走,像是要把他的样子刻在自己的脑海里。


“很抱歉先生,我想我们或许认识,但是我在战争中失去了一段记忆。所以——”


“不,”那位绅士模样的金发青年突然粗野地打断了他的话,“我们不认识。”


他用手撩动了金色的额发,他手指上的戒指在Harry眼前一闪而过,他转过身,朝Harry的反方向走去。



直觉告诉他那是一枚订婚戒指。他朝男人离开的方向露出一个祝福的礼貌的微笑。


陌生人啊,愿你安好。



————我是BE的分割线————


他看着男人的背影越来越远,与他记忆中的场景渐渐重叠起来,那是在战争的最后,衣衫不整满身血污的金发男孩也是这样渐渐走远。


你不能再失去他了,这一次你要抓住他。他心里的声音说道。


丢失的记忆在一瞬间涌入他的脑海,他想起了在盥洗室里哭泣的男孩,他想起倒在血泊里的男孩,他想起把魔杖丢给他的男孩,他想起在槲寄生亲吻他的男孩。


那是他深爱的男孩。


他迈开步子,喊出了这一年多来他第一次说出的单词。



“Draco。”




END


  140 7
评论(7)
热度(140)

© 凉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