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生

尘归尘
土归土
宇宙即伊甸

 

二战au不知道第几弹

前文请戳主页啦

  48 3

二战AU 第三趴

#How their stories began
#前文请戳主页

  93 3

二战AU第二趴

Part One👇

#How They Met
#纪念我们的英雄
#保证没有be永远很甜的一个战争au

  132 7

抄一句丘吉尔在不列颠空战时期说的话纪念一下从dunkirk入二战坑的小半年。

“Never in the field of human conflict was so much owed by so many to so few.”


二战AU Part Two


  116 4

【德哈】【上海卷】预测

★我一个人浙江人为什么要盲狙上海卷 大概是因为知道写浙江卷就太刺激了吧

★您的好友【Potter痴汉Draco Malfoy】已上线

★我终于完成了入住STARK家的愿望 早就说了托尼史塔克是我爸


那男人穿着夸张的西装三件套和及膝的黑色长袍,像是从上世纪的伦敦走出的某位贵族。他高级定制的看不出牌子的皮鞋尖对着我,身边的咖啡杯随着他指尖的动作缓慢上升,最后稳稳地落在他的手中。


“No offense.”他摆出一个抱歉的手势,但从他的眼神中我感觉到他根本不在意下面讲说的话会不会伤害我的感情,“But I hate muggles.”


我是他口中卑贱的物...

  211 7

【德哈】Crown

Crown

★黑化Astoria视角

★德哈活在台词里

001

我由母亲带领着,走在一众皇家女眷的最前头,在姐姐未出嫁之前,她曾是全英格兰男人们梦寐以求的婚配对象,而现在她成为了Nott夫人,我便接替她成为了人们仰慕的对象。

我的父亲——Greengrass公爵是整个王国除国王和Malfoy公爵外最有权势的男人,也是一位真真正正的“拥王者”,他曾是国王Tom Riddle最忠实的臣子,而现在他将助我登上英格兰的王位。父亲最初的选择其实不是我,而是比我年长四岁的姐姐Daphne,她嫁给了Theodore Nott,Nott公爵的长子。然而随着Nott公爵的去世,新任公爵Theodore Nott极其胆小怕...

  154 16

【德哈】Stranger

* 很短

* 最终还是没舍得写BE


Stranger


他知道自己忘记了什么。


他时常会感觉到空白,就好像流水在遇到堤坝时戛然而止,他的记忆也是这样,像是被看不见的高墙阻隔了起来。 


Hermione认为这是魂片被清除后留下的后遗症,应该是他被Voldemort的死咒击中时魂片移动了位置或是在他脑海中炸开成一堆碎粒,挡住了他记忆中的某些角落。Ron,和Hermione一样,一向热衷于帮助他解决各种问题,但是这一次他并没有显得那么积极,似乎是因为Harry忘记某个人这件事正合他的心意。


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去回忆,他知道记忆中曾经存在过这么...

  136 7

【德哈】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夏天

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夏天


地窖在庄园最深处的地底,Harry可以想象在百米之外,在同样深度的地方,躺着这个古老家族的历任家主。厚重的围墙也挡不住夏天的太阳辐射出来的热量,沉重的镣铐扣住双手双脚的地方出了汗,汗水刺激着他被粗糙的金属摩擦出来的擦伤。


救世之星Harry Potter,现在成了Voldemort的阶下囚了。


Malfoy坐在上好的红木制成的椅子上看着他,他们之间隔着一排生锈的铁栏杆。那男孩看起来并不为自己得到看守Harry Potter的这个任务而感到骄傲,他的脸上时常挂着担忧和恐惧的神情,这种恐惧是如此之深,以至于在Harry——他最不愿意展示软弱的人的面...

  90 5

【德哈】Helium

Helium


*取名废瞎取的名字,只是单纯觉得这首歌很好听(我真的不是学化学的!)

*ooc得自己都想打自己


001


Draco托着腮坐在魁地奇球场边的看台上,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正在进行他们本学期的最后一场比赛,这也是大多数魁地奇球员们在霍格沃茨的最后一场比赛——原本的六年级升入七年级,一部分因战争原因错过七年级的重归学校的八年级。


这也是一年级之后Draco第一次在看台上观看Potter飞行,斯莱特林魁地奇队拒绝了他归队的请求。尽管最初不愿承认,但Draco正在慢慢习惯被自己的斯莱特林孤立,黑魔王统治时期气焰大盛的Malfoy家族却在战后落到了人人避而驱之的地位。曾...

  278 6

【德哈】龙和人鱼 06

★电脑坏了心态崩了,心累得不想做超链接了

006

Harry趴在礁石上忧郁地望着天,Draco已经三天没出现了。

他的尾巴在水面下无聊地搅动着,完全没注意到身下的海水已经因为他尾巴的动作已经卷起了漩涡。

“Harry。”他的老友Ron从水面下冒出头来,“你要知道你已经快是一条成年人鱼了,你尾巴卷起的漩涡基本上可以传到几十米下的水面了。我刚刚做好的海鲜派就这样被卷没了…”

Harry对他的朋友露出一个抱歉的表情,Ron拍拍他的肩,安慰地说道:“再说Malfoy也不一定是忘记你们的约会了,他说不定是做了错事被他爸揍得下不了床了。”

绿色眼睛的人鱼卷起一道波浪,把他的红发好友丢了出去。

TBC

  89 6

© 凉生 | Powered by LOFTER